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耶稣受难记古代没有普通话,诗词韵律为何能如此一致?-收藏报 In 全部文章 @2019年04月30日

古代没有普通话,诗词韵律为何能如此一致卢丽莉?-收藏报

古代有当时的“普通话”啊,只是不叫这个名字,叫雅言、雅音、通语、官话什么的而已。很多朝代都颁布了韵书,专门规定诗词韵律,比如《广韵》、《集韵》、《洪武正韵》什么的就是这一类的。

其实,“诗词韵律一致”只是一个错觉。因为我们通常接触到的古诗词并不是很多,这种范文式的诗词很容易令人产生这种错觉。
有答案提到以前没有普通话但是有官话。我觉得这倒不是主要的原因。比如一个古代的广东人要北上做官,他说的官话可能还是很蹩脚,但是看他作的诗未必能看出他是广东人。官话是说的,作诗只要按照韵书给定的同一韵里的字拿来押韵就行。现代人不懂古音不懂旧时官话,也照样可以翻以前的韵书,从里面挑字去押韵,这是一个道理。
从《广韵》的206韵标“同用”“独用”,再到平水韵的106韵,韵目的简化,主要是从作诗押韵的角度去作的归并,倒不是说唐人有206韵,宋人的语音变成只有106韵了。
当然,像“该死的十三元”,就是韵书押韵已经脱离实际语音所出现的问题了。历代修韵书,像《洪武正韵》,固然有本朝自当用本朝的韵,不用前朝的韵的想法在,但是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韵书跟实际读音的脱节造成的学习困难。不过《洪武正韵》也就是那么昙花一现苟乃鹏,并没有得到时人的肯定。
再说说所谓的错觉。按理说,大家用同一部韵书,押韵都是一致的才对。但是你出门在外,面对祖国的大好河山,或者美人轻解罗裳,你突然诗兴大发,想来表达一下自己的激动之情,作诗作了一半,能像老学究那样去翻韵书找韵脚字么?那岂不是败兴!当然是随自己经验去了。有人熟练,或者用的常用字,没问题,有人不熟练,或者恰好找了个生僻的韵目,里面没几个字能当韵脚的,那也就凑合着选个差不多的就行了。河山可待,美人不可待啊~
上面说的只是一种应急的例子,还有比如说大诗人不愿意因文害义,非要用不那么准确的韵脚字的情况。还有的,我们所见的很多诗词,都是比较正儿八经的作品,写了总还是图个世人传颂、流传后世的。也有的是诗人自己比较随意的诗作,用乡音入韵,自己写着玩玩。没名气的时候朴洪俊,也没人看,到得了大名,这随意之作也自然世人传颂、流传后世了。跟这类似的,是乡俗鄙俚的诗文,一个村子里有这么个考了大半辈子的穷酸秀才,土财主想要粉饰一下斯文,找秀才来整两首诗啊,或者当地久旱,写点祷雨文之类的,要朗朗上口,自然还是得用乡音去写。不然弄本韵书押韵才真旺姆,跟乡音不同,土财主还得笑你没文化下次不找你了呢~

像诗歌,也就格律诗以来用韵比较严格松田芳子,毕竟是有韵书可以对照了,科举还要考,不背好哪个字在哪个韵我的大小老婆,就别指望高中了。没什么天赋,贝多芬,背了总能多点分是吧。在此之前,诗歌的押韵的确是存在一定方言差异的。邢育森
至于词韵,本来词就是小道,跟诗就好比流行歌曲和主旋律歌曲的区别。流行歌曲嘛沈雅音,当然是以当时的语音为准了。那广东人的流行歌曲当然是粤语的,台湾人的当然是闽南语的。只不过当时作词出名的,多是朝廷的大官,这帮人不管哪儿来的,当了大官也是在官场摸爬滚打了多少年,“乡音未改”都是自欺欺人的话,这帮人的官话都贼溜得很,在家写点色色的小令,用官话也不是不可能。柳永虽然奉旨填词没去当官,但他写的词是立马被姑娘们拿去唱的列强路,不管柳永是哪儿的人,他也得跟着实际的语音去押韵,不然姑娘们也不买账啊。尤其后来词终于登了大雅之堂,又不愿意受诗韵限制,自然用的也是当时的实际语音。
当然,宋代的通语系统耶稣受难记,从目前的研究来看,有所谓“十八部”之说,比之前诗韵的106韵要简单多了。这套系统,与《中原音韵》的语音系统是一脉相承的轮回艳福行。也就是说,原来诗韵里被分成好几个韵不能用来押韵的字,在宋人看来,都没问题。这样在宋人的词韵里,方音的影响反而不那么重要了。也就是说,像柳永这么各地跑的,填了一首词,【以下例子纯属瞎举夏川纯子,得意而忘言】也许这个地方念a,那个地方念ua,还有的地方念ia,这三个音本来在诗韵里是不能相押的郑博闻,但是在宋人眼里没问题,所以哪儿的姑娘都能唱。
这么多年大家也都这么下来了朱彩灵。结果清人发现,丫的当时人按实际读音写的词k7808,清人读得不太对了,就跟我们现在读斜是xia还是xie一样的问题。但是你又不好说,我就按我皇清的实际读音来填词。那只好先总结一下前人的用韵,王安石的词我总结一下,苏东坡的我也总结一下,名家的都总结过了,那词韵大概也就出来了。其实这词韵就是当时宋人的通语系统,只不过清人总结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也没有作太细致的工作。
收藏报
书画艺术、古玩鉴赏、雅集趣史贾世骏!
微信号:shoucbb

↑↑↑长按图片 识别二维码关注↑↑↑
浏览 : 4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