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濮阳市人事局小说连载|变数-岁月无敌问张欣 In 全部文章 @2017年07月14日

小说连载|变数-岁月无敌问张欣

(▲ 画:陆梅)
变数
文|张欣

由于在校园里撞了一回彩,大伙都觉得大学生跟农民一样好骗,所以池晓平决定继续在校园挖陷阱。他找了一组甜歌叫南国一点红演唱并赶录,叫鲁浩明写煽情海报词,浩明多次提议把甜歌改为校园民谣,池晓平不同意,也没有与他争辩,只叮嘱他不要耽误了。
浩明又在家里憋了好几天,晚上喝着文秀煲给他的乌鸡炖水鱼,才想出这样几句酸词:爱人的话太甜,听一听教人醉;多情的风太妩媚,今夜又想煽动谁节日欢歌简谱?啊,魂梦飞飞,夜夜轻吹,让我爱得连头也来不及回……请听纯情玉女南国一点红让你痴迷让你心碎的歌声……
文秀听了之后觉得很好,笑对浩明道:“你怎么这么有文采嘛。”不过她看了南国一点红的近照又说:“这哪是什么纯情玉女,一看就是那种很会跟男人睡觉的女人。”浩明道:“好眼力,可是她跟我们总经理好,我说她是性感情人,不是要砸饭碗呵。”
到了公司,浩明直奔总经理办公室而去,发现总经理办公室门户大开,许多人在里面吵吵嚷嚷的,他这才觉得整个公司的气氛都不对,挤在人堆里听来听去不知怎么回事,便到财务部找母亲。
财务部的人更是一个个灰头灰脸,神情如丧考妣。浩明的母亲一见到他,忙从办公室里跑出来,拉浩明到一处僻静的地方说:“出事了。”浩明道:“何事惊慌?”母亲道:“池晓平带着南国一点红卷款跑了。”浩明道:“不可能的,南国一点红刚录了带子,正准备宣传发行呢。”母亲急道:“那还不是障眼法,叫大伙失去警惕性呗。他出差前,陆陆续续地调走了公司大部分款子,说是与人联营搞一个大项目,现在出差一个礼拜了,没往公司打过一个电话,他的拷机、大哥大号码全变了。昨天到他家去,房间搬空卖给中介公司了。就这样我们也不信,今天一早锒行来人了,说贷款连本带利已经到了最后期限,明天就来清盘了。”
浩明这才傻了,怔怔地不知说什么好。母亲顿时眼泪汪汪地说:“浩明,妈真害死你了,如果呆在党校,倒还有一碗安乐茶饭吃。”看着母亲花白的头发,浩明故作轻松道:“这也没有什么,是我们成长必经的风雨嘛,新时期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那就是你周围全是食钱怪兽,而你却处变不惊……”说着说着浩明就觉得不是自己了,因为他心里也觉得没着没落的,不过这样一说,母亲似乎心里好受了一些。
不知为什么,浩明在恨池晓平的同时又有点佩服他,至少这回他棋高一招又是他没想到的。他觉得这个人的思维总是急转弯,而且下手又毒又狠,他觉得自己发了一盒磁带就想成准暴发户未免太幼稚了。下海这个选择是看着容易做起来难,他池晓平是有文化的商人,再加上一点流氓秉性,比较容易成为乱世英雄。浩明认真掂量一下,觉得自己望尘莫及。
这天母子俩很晚才回到家,丽明等不及先焖了一锅饭,见母亲没有带菜来,还与浩明同时黑起一张脸,便去炒了一碟鸡蛋,砰地一声放在餐桌上没好气道:“怎么了嘛,我又没有死,你们也不必这么垂头丧气。”
母亲叹了一口气,告诉丽明公司发生的事。丽明对浩明说:“现在找工作可难了共享卫士,卖凉茶要30岁以下的,洗碗刷盘子要懂外语。”浩明把脚跷到茶几上,有气无力道:“我正好30岁以下,粗通外语萧百成。”丽明冷笑道:“难道你会去卖凉茶,洗盘子吗?!别逞能了浩明,现在你没的想了吧,还是跟我们董事长的女儿好,我保你在公司稳稳地坐上一个部门经理的交椅。”浩明无奈道:“我天天面对那个人会英年早逝的,有没有工作都罢了。
见他们又要吵下去,母亲忙说:“还是先吃饭吧。”
第二天清晨,一觉醒来的鲁浩明便成了头号闲杂人员。找工作并非易事,骑驴找马犹可,没地方开饭了心急火燎地去找,几乎处处碰壁。
浩明心情不好,也不去跳舞了。
然而,一连数日,文秀也不露面。浩明心想,难道她比我还先学会势利了?!我还没要董事长的胖女儿,她倒先躲着我了。人倒霉的时候特别敏感,浩明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索性吃饭后找到文秀家,憋着一口气想吵架。
区文秀家的晚饭才刚刚开始,原来是文秀的父亲区伯从哈尔滨回来了,同时带来一个客人,这人长得高大、威猛,一看就知道是北方人。“鸡屎香”做了很多菜招待老公和客人,见到浩叨便招呼他坐,文秀便上前拉浩明坐在她旁边,濮阳市人事局先给他盛了一碗菜干猪肺汤。浩明看她和从前并无变化,而且好像也不知道他已成为闲杂人员,心里也就没气了,人家父亲大老远回来金志文多高,几天不来找他也在情理之中。
区伯把客人介绍给浩明,称这个人是姜总。姜总笑道:“姜什么总,叫我大发吧。”区伯忙道:“姜总的名字起得好,旺财,他在哈尔滨开粤菜馆,发市发得不得了,现在又想在广州开菜馆,我是钱的腥味都闻到了。”大发慢条斯理道:“托您的吉言吧郑楚怡,我在这边可是两眼一抹黑,就全仰仗你们了。”说完还看了浩明一眼,浩明慌忙微笑着点点头。
不过他对大发的印象还不错,觉得他人很爽。
很自然地,接下来的事就是浩明陪姜大发跑有关事宜,比如饭店开在什么地方,才有可能门庭若市。租金也是个大问题,广东人欺生,如果大发的北方口音一露,价格肯定居高不下……另外跑工商,跑税务,都是烦心的事,区伯年纪大了,也不懂这一套复杂的手续,只好委托浩明。浩明反正没事,心想多跑跑也省得闷在家里心烦。
有了近距离的接触以后,大发对浩明的印象也不错,本来大发对南方人颇有成见,但浩明显然不是太精明的那种人私宠小妹,而且浩明一开始给人的感觉是不热情,总是一副漠然的表情。大发到了陌生地,当然希望宾至如归,碰上浩明这种“煮不开”的样子,开始还真不习惯。
渐渐地两个人熟了,大发才觉得浩明比较实在、可信,说话做事总是留有余地,姜大发心想,饭馆的地方定了,还得装修,请人等等有一大堆事要张罗,自己的定位又是飞来飞去地盯两头,这边的饭馆一定得用个心腹之人,如果他早不言明,不跟浩明谈定,人家后面的事怎么肯白帮忙呢,即便看在区伯的面子上肯,他也要不好意思了。
饭馆起名叫雪莲花东北菜,大发开门见山地请浩明当总经理,负责全店的事,工资听上去不低。不过浩明并不显得特别高兴。
君子远庖厨,浩明对开饭馆真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以前曾有一次跑过菜市场,“鸡屎香”叫他帮忙看看档口,她有急事离开一下,浩明不好拒绝,只能站在那里摇着拍子赶苍蝇,他不是怕人看见,那有什么?!看鸡店嘛,又不是上妓院,怕什么怕?!就是滋味不好受,守着一堆新杀出来的鸡七彩海象,血肉模糊,五脏六腑摊得处处都是——买主要由此断定鸡是否新鲜,所似不能收拾得太干净,鸡爪子直挺挺地绷着,似有无尽的冤屈,这些都还好说,关键是那股说不上来的味道扑鼻而来筱声咪,绝不会随风而去,熏得人什么人间烟火都不想了李贤镇。
他管饭店,难道不到厨房去?!想一想都败胃口。
回家跟母亲商量,母亲喜道:“这么好的事你又不早说,害得我没有一个晚上睡得着觉。”
鲁浩明道:“没劲。”母亲推他一把道:“真跟你那个死鬼爸一模一样,拾到金都不会笑。”
饭店开始装修以后,大发和区伯又飞回哈尔滨,一切事宜委托给浩明。浩明每天踩点监工,中午也不走,跟包工一块儿吃盒饭,包工头搞不懂他,负责是负责,可人没精打采的,叫他去饮茶,抠女仔,不用守得这么辛苦。浩明不吭气,心想,我们买的杜邦漆,我一走,你用国产漆对付,杜邦漆拎回自己家里,我找谁去超女冯家妹?!林楚麒难得被人信任一次,再说,有事做的感觉总是好的。
往期:
变数(一)
变数(二)

浏览 : 1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