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濉溪县教育网反思MeToo-青年蓝天计划 In 全部文章 @2017年07月29日

反思MeToo-青年蓝天计划

这里关注YBSP,查看更多
反思MeToo
近日来,MeToo运动在中国开始盛行,声势浩大。不少女性敢于说出她们曾经遭受过的侵害,不再默不做声。
各圈大佬——住持,教授、公益圈人士、律师……这不是什么名流聚会,这些都是在MeToo运动中被女性指出的性侵者。你们以为职业女性,女大学生都是受侵害的主要目标吗?不,还有你们想象不到的聋哑人、残章女性、幼童……都被卷入到这场风暴之中!
MeToo起源
可能有些人还不太了解MeToo运动是什么,接下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
MeToo运动起源于美国,是好莱坞女星艾丽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等人2017年10月针对美国金牌制作人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多名女星丑闻发起的运动,呼吁所有曾遭受性侵犯女性挺身而出说出惨痛经历,并在社交媒体贴文附上标签,藉此唤起社会关注。
放眼国内——
而放眼国内,中国的MeToo运动最早由两个人发起,一个是77小怪兽,在加拿大读书;另一个是张累累,著名的女权主义者。学术界最早站出来支持MeToo的罗茜茜人在国外;曾经主导接发徐钢和沈阳的王敖娱乐香饽饽,也是在美国教书;张鹏案的揭发者和推动者是中大人类学的系友和黄雪琴。
说实话,各篇文章中提到的性骚扰是比较难界定的,因为有些时候对于两个人的想法不一样。男性是认为在调情周丹莉,而女性如果并无此意的话就会认为是在骚扰她。是不是调情就是性侵了黄佳雯,难道以后都要书面申请吗?MeT00是不是扼杀了浪漫、那种自发的身体接触就不存在了吗?
所以,在介绍所有东西之前,还是要先了解一下这个问题的。
下面这个链接里的内容,就比较客观的研究这个话题。
MeT00时代让人怎么调情
国内MeToo运动进行的如火如荼,无数女性纷纷在网上说出自己当年或者正在受侵害的过程和对象。
这里有两份名单,濉溪县教育网上面详细的写下自从开始网上有女性爆料后到现在的大部分男性:
MeToo大陆汇总名单
https://mp.weixin.qq.com/s/E1R-Kyd1wvHFErFc86OzbA
中国MeToo运动资料持续整理
https://matters.news/forum/?post=7e699bcc-cf40-4a39-ad09-2f845dd013dc&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举其中几例——
雷闯事件:7月23日萌兽不易做 ,一封指控知名公益人雷闯性侵的长文在社交平台流传,文章作者自称为受害人。
23日中午,记者看到雷闯在朋友圈发布回应,表示承认文章事实,“虽然有一些前因后果,但是任何因素都不是我可以推脱责任的理由。”雷闯回应记者,不会逃避这件事。
7 月 24 日,北京警方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称周华瑞,正在核实此事。律师表示,陈子湄针对目前的情况麦翔明,警方应当介入调查处理此事。
这只是知识圈中众多性侵事例中的一例。有人就提出质疑,说知识圈的人最没有权力疯狂修复 ,是一块“软柿子”,没有人敢曝光那些真正政治圈的人;还说比知识圈更肮脏的比比皆是,全部把目光都对准知识圈干嘛;更有甚者直接喊话:被性侵直接去找法律啊,在网上曝光算什么。
有这种想法的人,估计也就是知识圈除了性侵者之外其他的那些残存败类。知识圈是教书育人的神圣殿堂,岂是那些“斯文败类”玷污的地方?对于这些冷血问题的答案和剖析,下面这篇连接当中,有更详细的说明。
中国知识圈的性权利、性领域和性侵帮凶
邓飞事件:邓飞——公益圈名副其实的大佬,“微博打拐”“免费午餐”的发起人,结果被某女性实习生爆出曾性侵多名女性,令人唏嘘。同是公益圈李英幼 ,就不得不让人想起之前的郭美美。都是让公益圈蒙羞的人,两者谁对其破坏力更大呢?
邓飞与郭美美:谁的破坏力更大?
邓飞原所在单位也对此事做出回应
说到这,也不得不提我国某著名主持人。多日前,朱军曾被披露骚扰女实习生,女实习生也放话有证据在手。而朱军也正面回应并反击说从未发生过此事。目前还没有给出具体结果,两方也并未协调沟通。具体发展我们也会跟进。
出版业
而最近出版业与自由派也卷入了这场风暴之中。
出版业,一个女性如此之多的行业中,我无法想象性侵这件事情发生的有多么频繁。而且出版业完全可以左右人们思想的一个行业。其他国家的MeToo也涉及到了出版业,很多职业女性说出了自己曾经被侵害的过程。会有网友说,谁叫你们穿着暴露,游刃于各男性之间。而在这里我想说的是,穿着暴不暴露,是女人的权利,这已经不是一个男权社会,女性的穿着也无需去取悦男性,也不必听从于男性。穿着暴露并不是男性可以去侵害女性的理由。
所以遇到侵害,希望你们能大声的说出来。出版业女性居多,其中又会有多少女性身边存在着隐藏的危险!
在整个运动里,我甚至还看见了聋哑人受到了伤害——
此处以一真实事件为例
#METOO 沉默的大多数
看到这文章的时候,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本身她们作为社会的弱势群体,已经就很需要我们去帮助去关爱她们,那么文中的那个男性,是以怎样的一种心态去做的这件事情蝴蝶肋骨。
聋哑人,或许在现实世界中不能为自己发声,但是不代表必须要继续沉默。我们要说出来,我们邀请残章女性(见下方链接)加入这场革命,那样才会更完整。
邀请函|Metoo有残障女性加入才完整
在中国的MeToo运动中,有一个群体是最为人所心痛的,这个群体,没有质疑的声音,所有人,除了侵害者之外的所有人,都是无法容忍这种恶行的。这个群体就是——幼童。
下面这篇文章中就记下了很多令人震惊且揪心的真实事件:
https://m.douban.com/note/684767133/?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上面这篇文章,我看了不到一半就再看不下去了,带着愤怒,无奈,恶心和无助感。这里面对幼童实施侵害的火线对决,有陌生人,有父母的朋友,有老师,有校长,有继父,甚至有自己的亲人。
“当时还小,还不懂这是在干什么,只知道不好。”这是小时候被侵害过的女性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很真实,也很让人心疼。或许,大家还在庆幸,幸亏自己小时候没遇到这种事情,可是你就能保证彩缘网,你们的孩子,你们的女儿,不会碰到这种事情吗!
幼童,在最懵懂无知的年纪,碰到了这种事情,虽然和家长在性教育方面缺失有关系。但是却不是最根本的问题,如何兽性的人,对一个眼里只有美好和星空的孩子们,作出如此兽行!
当被侵害过的女童们明白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时候,这种恶心罪恶的感觉,会伴随她们一生,一步步的吞噬她们该有的阳光和笑容。我们该停止这一切了!
还有涉及的宗教界,他们也陷入的风波。据某位女性曝光,北京某寺庙有两位都监做了一些不法行为,并向有关部门汇报。之后有人试图模糊化处理这件事情逍遥射雕 ,但还是被有关部门下达通知。
现在,我们先起底龙泉寺:
https://mp.weixin.qq.com/s/l4bQWx2CZX5JX9qgMkp8nQ
对此,龙泉寺也官方的严正声明过:
https://mp.weixin.qq.com/s/EuinL0dsiPOUMgYMjRzfNQ
而国家宗教局作出回应并表示会认真调查:
https://app.myzaker.com/news/article.php?pk=5b62daf19490cb1608000029&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国家宗教事务局调查结果
https://news.sina.cn/2018-08-23/detail-ihhzsnec5506857.d.html
其实类似事件不止在国内发生过,其他国家也出现过这类事情:
http://m.sohu.com/a/244866684_478426?_f=m-index_important_news_15&spm=smwp.home.fd-important.17.1533269285922oEF6YgZ&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天天口里讲着虔诚,讲着无欲无求,讲着六根清净。却干着一些我们这些凡夫俗子都做不出来的恶心勾当,着实是有伤风雅。
如火如荼的中国版“me too”到了现在,似乎已进入“审丑疲劳”的阶段。如果说,第一阶段需要曝光的勇气,那么第二阶段就需要更具理性和深度的探讨。
这时就出现了这样一种异样的声音——孙金昱她理性的探讨了关于MeToo刘瑜是否全部正确这一客观的研究讨论。
文章一出,立马引来各方的关注热议,也引来了人界人士的支持与反对。
支持的人认为
01
误伤是绝对有的,而且不一定是少部分
02
.MeToo确实是鼓励女性发声,但是就要自动相信她们吗独脚仙茅 ?
03
如果真的有误伤,那么误伤的代价是什么?在这个男权社会的
时代里,代价真的是微不足道的吗?
刘瑜担心运动造成“误伤”,并且举出案例,反驳者一再强调流行文化与法制建设两个范畴。我也一再强调,法制有边界和自己的运行规则,公权力是可能实现监督的。但流行文化没有边界,我们认为被指控人有辩护的机会,但上溯到五四运动,被打的几位所谓官员有自证清白的机会吗老曹爱拍?
刘瑜对大鸣大放大字报的恐惧,是因为“集体性、远距离、带有狂欢性质的公审”。容易把重罪和轻犯绑在一起,可能对“重罪”淡化弱化,轻罪无限抬高。
“中国缺乏由群众开始,自下而上促进法制变革的基础”,因此这种“疑罪从有”,“闹大再说”的流行文化,可以吸引关注,但当我们找到一种快速有效的方式进行审判的时候,法制建设往往容易被忽视。
在这里这篇“刘瑜的声音很宝贵,请不要轻易打倒她”的文章可以作为参考。
刘瑜的声音很宝贵,请不要轻易「打倒」她
也有人以被曝光的男性的视角讲出了心声
我没有性骚扰,被网络指控就死路一条吗?
反对的人认为
01
女性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机会为自己的权益发声,实属不易,不应该被限制。
02
误伤的几率很小,调情是两情相悦的,基本不存在女性故意去伤害和陷害男性。
其实,性骚扰、性侵,它的取证和诉诸法律的过程很困难,并且需要受害者付出很高的“行动成本”。试想,如果一个女生只是被摸了一下大腿,有多少人会为此去报警?
文中有些例子很比较具有欺骗性。典型的“存在即合理”的错误,混淆了“男性看女性穿得少就容易犯罪”和“男性看女性穿得少就可以犯罪”这两个概念,一词之差,把责任主体从男性转移给了女性。这种想法是非常不正确的。
刘瑜不喜欢Metoo的地方是,她不喜欢大鸣大放大字报。但是,她并没有指出是哪些具体的事件或文字或报道或讨论属于这类“大鸣大放大字报”,却又提到“如果诉诸法律已经没有可能,那么诉诸网络鸣放不失为一个选项”。
事实上,很多受害人通过网络讲述受害经历恰恰正是由于走正常的司法程序没有得到法律的保障,才被迫通过网络的渠道去发声张江诗琴。并不太存在大鸣大放这个定义。
有些观点具体可以借鉴下面这篇文章的内容:
梁文道:举报性骚扰,是一次社会的“集体呼救”
或许,对于现在的MeToo运动的批评,刘瑜可能却认为会有一种很有效的方法去面对性骚扰,而不是去一味的胡乱去指责受害者。
MeToo运动在全球范围内发展到这个地步,表明性侵害已经不是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侵害,那么多女性被性侵,实际是是因为作为一个女性的身份,也就是女权,所以女性团结起来才是最重要的。杨恒均先生的观点就比较能解释这个现象:
我对美国米兔的一点看法:对权力说“不”
好在,在大家的不懈努力下,事情发生了实质性的进展,甚至可以说是质的飞跃。
绿芽基金会
绿芽基金会甚至认为,趁这个机会,我们应该建立公益行业反性骚扰机制建立讨论会,推动行业建立反性骚扰机制建立。
百家公益机构参与行业反性骚扰机制建立研讨会——
百家公益机构参与公益行业反性骚扰机制建立讨论会
广州性别中心
而对于性骚扰我国也有相关法律法规——有直接规定的法律法规;也有其他惩罚性骚扰的法律。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意识到,对于性骚扰,我们不能主要停留在道德层面,还要意识到法律的漏洞,防止以后这种事情持续发生。
广州性别中心为大家梳理了中国最全的有关性骚扰的法律:
关于性骚扰的最全中国法律梳理
黄边站
当代艺术研究中心——黄边站鄂友三,为了给员工和研究员等营造性别平等的工作环境宋伊娜,反对性别歧视,侮辱,侵害等。建立了反性骚扰机制,并立即实施。详情见下方链接文章内容:
https://mp.weixin.qq.com/s/nQT4WTBUGKltZcFwjG_S-A
反校园信骚扰
2018年8月6号上午又有一则好消息谭文颖 ,杭州出台全国第一个反校园性骚扰工作机制,结合未成年人司法保护,严厉打击校园内对未成年人性骚扰的行为。下面是中国妇女报对该新闻的报导:
全国第一家出台。
https://m.weibo.cn/status/4270032530117013?wm=3333_2001&sourcetype=weixin&featurecode=newtitle&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虽然法律上还未具体出台相关的政策,但是在我看来,MeToo完成了很多法律上都没有完成的事,因为它改变的是某些连法律强制都无法动摇的性别歧视。
凯瑟琳·麦金农女士(美国著名女权战士)也曾表示过MeToo运动正在改变着整个性别等级制度的格局。
#米兔丨K.麦金农:米兔完成了法律至今未能完成的使命丨微思客

“我们这一路奋战黑道豪门主母,不是为了改变世界,只是不想让这个世界改变我们。”女性什么都没有做错,错的是那些实施性侵的人。为什么要让女性去默默这些被侵害的事实。
我同时也希望那些性侵者能好好地想一想,你们真的希望你们的亲戚朋友,甚至是老婆孩子天天生活在随时可能被骚扰的环境下吗?
今天一部分女性受到伤害,明天就会可能涉及到其他女性。所以MeToo的目标邓尘朵,就是为了女性生活在不再有MeToo的世界。声明:一些网址因故无法插入超链接,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复制网址到浏览器中以查看原文,由此造成的不便请大家谅解。
关注YBSP,了解更
多学术知识
进交流群请联系
小助手
浏览 : 28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