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澳网女单决赛古人关于房子的顿悟-第一建筑史 In 全部文章 @2018年05月02日

古人关于房子的顿悟-第一建筑史

学术使命,本真情怀
更多精彩
欢迎关注第一建筑史
欢迎留言交流


一位年老的工匠对他说:“请王爷放心,我家祖孙三代都是做泥水匠的,在长安不知盖了多少府邸,可是只见过房屋换主人,还未见过哪栋房屋倒塌了的。”郭子仪听了一声不吭,拄着杖子就走了。
古人有许多耐人寻味的哲理故事,读之使人回味无穷且有所启迪。今写三篇哲理小品以飨读者,其蕴藉极其深刻,都是关于房子的。
三个字的劝谏
齐国宰相田婴,因齐宣王不喜欢他,想在自己的封地薛地筑城盖房,发展私家势力,以备不测。人们纷纷劝阻。田婴下令任何人不得劝谏潘柳黛,违者杀头。
田婴是战国时齐国宗室大臣,是齐威王的小儿子、齐宣王庶母所生的弟弟,田文(孟尝君)之父。田婴从威王时就任职当权,曾与成侯邹忌以及田忌带兵去救援韩国攻伐魏国,初为齐将,参与马陵(今山东范县西南)之役,立有战功。旋擢任为宰相,主管一国上计,弄权行私,财富骄溢。初封彭城(今江苏徐州),继改封于薛(今山东滕州东南),自营城郭宗庙蜢蜘,结交豪民,收纳逋犯,田婴在齐国任相十一年,威逼主上烈火红颜,称薛公,号靖郭君(一作静郭君)明智左马介。
慑于田婴的威势,人们都不敢前来劝诫。这时,有一个人请求只说3个字,多一个字,宁肯杀头。田婴觉得很有意思,请他进来。这个人快步向前施礼说:“海大鱼。”然后,掉头就走。
田婴忙叫住对方说:“你这话外有话。”那人说:“我不敢以死为儿戏,不敢再说话了。”田婴说:“没关系,说吧!”那人说:“您不知道海里的大鱼吗?渔网捞不住它,鱼钩也钩不住它重生过继千金,可一旦被冲荡离水,则成了蚂蚁的口中之食。齐国对于您来说,就像水对鱼一样。您在齐国,如同鱼在水中。有整个齐国庇护着您,为什么还要到薛地去筑城盖房?如果失去了齐国,就是把薛城筑到天上去,也没有用。”
田婴听罢邬晔纬,深以为是,说:“说得太好了。”于是,他很快就停止了在薛地筑城的做法。

但见房屋换主人
记得赵嘏在《经汾阳旧宅》诗里写道:“门前不改旧山河,破虏曾经马伏波。今日独经歌舞地,古槐疏冷夕阳多。”说的典故就是唐朝郭子仪修筑汾阳王府。
唐代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郭子仪,唐肃宗曾这样高度评价他:“虽吾之家国,实由卿再造云河简谱。”安史之乱时,郭子仪任朔方节度使,在河北打败史思明。后连回纥收复洛阳、长安两京,功居平乱之首,晋为中书令徐合民,封汾阳郡王。代宗时,叛将仆固怀恩勾引吐蕃、回纥进犯关中地区,郭子仪正确地采取了结盟回纥,打击吐蕃的策略行走阴阳界,保卫了国家的安宁。郭子仪戎马一生,屡建奇功,以84岁的高龄告别沙场。天下因有他而获得安宁达20多年。举国上下,他都享有崇高的威望和声誉。《旧唐书》评价他:“功至大而不伐,身处高而更安。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世而主不疑。”唐肃宗上元三年,他被封为汾阳君王,后来皇帝赐建汾阳王府。
据《谈宾录》中记载,建设汾阳王府过程中,一天郭子仪闲来无事,拄着拐杖到现场视察冼辉,要求工匠把房子造得更牢固一些。一位年老的工匠对他说:“请王爷放心,我家祖孙三代都是做泥水匠的,在长安不知盖了多少府邸找铺快,可是只见过房屋换主人,还未见过哪栋房屋倒塌了的。”郭子仪听了这番话,若有所悟,一声不吭,拄着杖子就走了,夏一可从此再也不去工地溜达了。
富丽堂皇的汾阳王府建成后,气势恢宏,名园胜馆,罕物珍玩,不可尽数。家属及其部下、仆人达三千人之多,但府内各室,甚至包括卧室绿云仙路,都可任人随意出入。子孙们忍不住向他提意见,说如此不成体统。郭子仪说:“如果严加限制,必定引起一些人的怨言,而贪功害能的人会乘机诬陷,闹不好大祸就会临头。现在四门敞开,即使有谗言,也不会有人相信。”
子孙们这才明白了老爷子的良苦用心。我们不得不说,历经政坛风雨的郭子仪确实找到了长保富贵、免遭不测的良方。即便如此,也经不住时光的风雨剥蚀,到郭子仪曾孙一辈,家境就渐入颓势了。
大约郭子仪去世后40年左右,汾阳王府旧宅上建起了法雄寺吉住涉。新乐府运动健将之一、唐代大诗人张籍曾路过这里,寓居法雄寺栋楼之上,写下了这样的诗句:“汾阳旧宅今为寺,犹有当年歌舞楼;四十年来车马散,古槐深巷暮蝉愁澳网女单决赛。”
当年的歌舞楼尚存一角,但汾阳王府的大部已易为法雄寺。世事沧桑,曾经的热闹喧嚣不再,只剩下默默无言的苍老古槐和一帘幽深的寂寞。秋蝉在老槐上嘶鸣,将一怀愁绪注满老巷。
又过了二三十年,因“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之佳句而被誉为“赵倚楼”的晚唐诗人赵嘏于大中年间经过汾阳旧宅,门第更加冷落。赵嘏触景生情,写下了《经汾阳旧宅》一诗:“门前不改旧山河,破虏曾轻马伏波;今日独经歌舞地,古槐疏冷夕阳多。”

苏掖的顿悟
《宋稗类钞》中载有这样一件事:宋朝有个名叫苏掖的常州人,官至州县监察官。他家中十分有钱,但却非常吝啬,常常在置办田产或房产时,不肯付足对方应得的钱。有时候,为了少付一分钱,他会与人争得面红耳赤。他还最会趁别人困窘危急之时,压低对方急于出售的房产、地产及其他物品的价格,从而牟取暴利。有一次,他准备买下一户破产人家的别墅。竭力压低房价,为此与对方争执不休。他儿子在旁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发话道:“爸爸,您还是多给人家一点钱吧!说不定将来哪一天,我们儿孙辈会出于无奈而卖掉这座别墅,希望那时也有人给个好价钱。”苏掖听儿子这么一说温州云阅卷,又吃惊,又羞愧,其人生观价值观从此变得通达了。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刘继兴
浏览 : 4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