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古代公务员酒后应对公务趣事-在传统与变革之间 In 全部文章 @2019年02月22日

古代公务员酒后应对公务趣事-在传统与变革之间
今日意懒神疏
不欲创作
分享几个典故
与诸君赏
留言人数多就翻译
鲁宗道酒后面圣
仁宗在东宫,鲁肃简公 (宗道) 为谕德,其居在宋门外,俗谓之浴堂巷,有酒肆在其侧,号仁和龙趸王,酒有名於京师,公往往易服 (一作衣) 微行,饮於其中。
一日惊爆无底洞,真宗急召公,将有所问。使者及门而公不在,移时乃自仁和肆中饮归。中使遽先入白,乃与公约曰:“上若怪公来迟,当托何事以对 幸先见教,冀不异同。”公曰:“但以实告。”中使曰:“然则当得罪。”公曰:“饮酒人之常情,欺君臣子之大罪 (一作罪大) 也。”中使嗟叹而去。
真宗果问王今心,使者具如公对。井琳真宗问曰:“何故私入酒 ”公谢曰:“臣家贫无器皿,酒肆百物具 备,宾至如归,适有乡里亲客自远来,遂与之饮懒人稻。然臣既易服,市人亦无识臣者吴公仪。”真宗笑曰:“卿为宫臣,恐为御史所弹。”然自此奇公,以为忠实可大用。
晚年每为章献明肃太后言群臣可大用者数人,公其一也。其後章献皆用之。

鲁宗道(966年—1029年)
苏廷硕宿醉制文
苏颋聪悟过人,日诵数千言,虽记览如神,而父瑰训励至严,常令衣青布襦伏于床下,出其颈受榎楚。及壮,而文学该博,冠于一时,性疏俊嗜酒。
及玄宗既平内难,将欲草制书,甚难其人,顾谓瑰曰:“谁可为诏试为思之。”瑰曰:“臣不知其它,臣男颋甚敏捷厉承先,可备指使。然嗜酒易经时代,幸免沾醉,足以了其事。”
玄宗遽命召来。至时宿酲未解黑马乐园,粗备拜舞。尝醉呕殿下,命中人卧于御前,玄宗亲为举衾以覆之。既醒,受简笔立成,才藻纵横,词理典赡。玄宗大喜,抚其背曰:“知子莫若父,有如此邪?”由是器重,已注意于大用矣。
韦嗣立拜中书令,瑰署官告,颋为之辞,薛稷书,时人谓之“三绝”。颋才能言,有京兆尹过瑰,命颋咏“尹”字于晓雪,乃曰:“丑虽有足,甲不全身,见君无口,知伊少人。”
瑰与东明观道士周彦云素相往来,周时欲为师建立碑碣,谓瑰曰:“成某志不过烦相君诸子:五郎文,六郎书,七郎致石。”瑰大笑,口不言而心服其公。瑰子颋第五,诜第六,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冰第七,诜善八分书铜马铁燕传奇。

苏颋(670年-727年)
青田美酒核中杯
青田核小林浩平,莫知其树实之形。核大如六升瓠,注水其中,俄顷水成酒,一名青田壶,亦曰青田酒。蜀后主有桃核两扇,每扇着仁处龚心如,约盛水五升,良久水成酒味醉人。更互贮水,以供其宴。即不知得自何处。
浏览 : 4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