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潮州凤凰塔喜欢的人,要结婚了。-九舞文学 In 全部文章 @2017年10月18日

喜欢的人,要结婚了。-九舞文学
全世界只有3%的人关注我
你真是一个特别的人

你有没有遇到过一个能读懂你内心的人?
TA能看懂你的画作,听出你话里的悲伤鬼城凶梦,读出你文字中的喜乐。你觉得,那就是你的灵魂伴侣,甚至开始畅想跟TA在一起时的幸福时刻。
最终,你发现TA的确收获了幸福。可这幸福,却与你无关。

31岁的陆清和遇见25岁的芷枫是个意外,又是注定。
陆清和怎么也没想到,他一个业余的画家,居然也会受到别人的青睐。
他看着站在自己画架前陷入深思的女孩,想冲上去跟她交流些对画的看法,又舍不得打破那份寂静。
太美好了,他只看着她的背影,就觉得应该画下来裱在镶着金边的框里。
原本只想来画展交流会上借鉴经验,看着别人都摆出自己的画作,陆清和也挑出了自己稍为满意的几幅。
只是,在这片色彩斑斓的油画里,他的素描显得毫不起眼。
在展区待了一整天也没遇见自己的“伯乐”,但是现在,陆清和想着大内神捕,他的缪斯来了。
他走近她。芷枫的泪水盈在眼眶里,看得出神,还没往下掉。
自己的画这么有力量吗…陆清和质疑地又回过头去看自己的画。
寂静被打破,芷枫看着几步外盯着自己的男人,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转头要走。
“等等…”
……
一切都发生的这么顺利,他邀请她共进晚餐。
“其实…你的那幅画,我去过。”芷枫晃着面前杯中的果汁,摇摇曳曳。
她说的是他的那幅素描——普罗旺斯的薰衣草庄园。
这也是陆清和一直不温不火的理由。在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他的素描传递不出平常人感觉的色彩。
但是这一刻,陆清和更加认定,芷枫就是他的“伯乐”高太尉新传。
她不再开口,陆清和也不问。因为他发现,面前的芷枫虽然离他这么近,但他们的距离还是像隔了一条银河那么远。
“我是跟我男朋友一起去的…不…现在是前男友…”
陆清和听见了她吸鼻子的声音地下裁决,那是在忍住眼泪。
“一个月前我们去的时候,那里的薰衣草开得那么美…”她实在是太想他了,以至于不经意间看到一幅简单的素描都能独自一人哭得不能自己。
看着面前捂着面无声落泪的女孩,陆清和突然像被抽走了力气。
她明明就是森林里迷失的公主,在那带着画纸香气的宫殿里,被他遇见。
她讲的故事很俗套。
两个初入社会的年轻人,葛洧吟为了事业不愿意离开奋斗的城市,所以选择了异地恋。时间越长,两个人见面的时间越少,见识各不相同,话题越来越少,隔阂随之而来。
猜忌,怀疑,追随,吵闹郑幺妹,无力。最后他们选择了分开,在这场伤痕累累的恋爱里,谁都不是得了好处的一方。
在路口道别后,陆清和才想起没留下对方的联系方式,再回头的时候,她早已经消失在暗处。
……
没想到再次见面这么快。
在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的酒会上,陆清和一眼就看见了那个陪在女老板身边的小女孩,她打扮得很成熟,尽管身上那股青涩的味道还没被磨尽。
她似乎也认出他了,惊讶于他的身份。
“没想到你除了是个画家,还是个……资本家?!”穿上正装的陆清和与那日充满艺术气息的男人模样相差甚远。
有一点没变,那就是他身上那股纸墨香的气质,温文尔雅。
陆清和被逗笑了:“嘘!画家可是我的副业,不要高声宣扬。”
芷枫被逗笑了,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他邀请她有空去他的画室看看。
芷枫答应了。
……
晨风裹着淡金色的阳光擦过少女单薄的肩,将她又长又直的头发掠起,如同黑色的蝴蝶展翅欲飞。
画室在毫不起眼的地下室里。如果不是万分确定陆清和是好人,芷枫实在是想不到在幽暗的地下室里也会有画室。
“我喜欢清净点,虽然环境不太好,但是离市区近。”
芷枫笑笑:“你还挺接地气。”
“…总裁也是要吃饭上厕所的不是吗?”陆清和扶额。
芷枫发现,陆清和这个人除了在公众场合正经点,其他时候还是很亲和的。
大概就像他的名字,清和。
“我家里人都是从商的,我没办法力排众难,所以只能一边做生意一边画画。”陆清和为她倒了一杯温水,“生意上的事真的占了我太多时间,有段时间我忙得都想不起来画画。所以现在纯属画着玩,算是劳逸结合吧!”
芷枫四处看看:“我觉得你画得不错啊!”她不懂对艺术的欣赏,纯粹是出于朋友间的示好。
“比起那些艺术家差得远了。我以前年轻的梦想就是可以让我的画拿一个国际奖。不过…”他自嘲的笑,舒展身体往沙发上靠,眼神虚晃地望着某处,“还是年轻好,什么都不用想,无忧无虑的…”
“你也不老啊大画家。说不定你可以试试,虽然我不懂艺术,但是我知道梦想还是要一试的。”芷枫看着他。
陆清和只是笑笑,没再开口。

芷枫愿意跟陆清和这样的人做朋友木吉去世,在工作上一丝不苟,在生活中幽默风趣。
他们的关系越发密切,至少陆清和这样认为。
自从芷枫出现后,他的灵感像永不停歇的喷泉一样,他开始又对作画有了极大的希望。
从画物画景,再到画人。
他总是会在每次见面后都把芷枫的模样刻在脑子里,再回到画室勾勒出来。
他们周末会约在他的画室一起喝茶聊天,偶尔会一起去参加画展,一起去郊外踏青采风。
还会一起,谈论自己的恋情。
这是芷枫第二次在他面前哭,她说她的前男友像是有了新欢。
“也是…谁不需要人陪伴啊,孤独太难挨了,可是我忘不了他…”芷枫抱着纸巾盒,每抽一张就讲一遍他们的故事。
陆清和看着她,安慰话不知从何说起,他选择倾听。
直到芷枫哭累了,趴在沙发上睡去了,他拿出毛毯盖在她身上申东熙女友。
她的睡颜很安静,眉间还是皱着,眼皮透着刚哭完的粉色,嘴唇微噘。
陆清和盯着她看了好一会,俯身吻在她的额头上。
好姑娘,睡吧。
……
自从芷枫怂恿陆清和去投画参赛后,陆清和已经躲在画室几天了,他突然找不到灵感。
思绪很乱,地上扔满了废稿,他不出门,芷枫也没有联系他。
临近深夜的时候,陆清和接了一通电话,他捞起一件大衣就出了门。
在酒吧里找到芷枫的时候,她一个人在吧台喝得不省人事,是吧台的员工用芷枫的手机随手拨的电话,陆清和在她身边坐下。
“是你啊…”察觉到有人,芷枫迷离着眼看着他,她飘飘忽忽的身体像要坠在他身上,“你知道吗?…他来了…来这个城市了…”
陆清和稳住她的身体,自己却浑身一僵,他知道芷枫口中的“他”,指的是她的前男友。
陆清和坐回自己的位置,趁着她絮絮叨叨说着什么的时候,默不作声移走了她面前的酒。
“你说他来干嘛啊…他在那边不是待着好好的吗?…我还听说……他根本没女朋友。”芷枫的眼神清明了一点。
“没女朋友…”她喃喃。
彷徨、无助、期待、害怕…所有的感觉在听到前男友消息的瞬间被放大,芷枫想着自己是被下了蛊,又小心翼翼地想着未来见面第一句话要说什么。
他还没出现,她已经把人生走了个遍。
陆清和转动着手边的酒杯,这酒吧太有情调,音乐从远远传来火影杀,像首旧情歌,他举起杯,看着杯沿上印着的浅浅唇印。
他覆上去,喝下最后一口酒。
烈酒从喉头烧到了胸膛,舌尖上苦涩的后调像极了他此刻的心情。陆清和突然也明白了,为什么人愿意在深夜买醉。
……
他把芷枫送回了家,她的舍友从他身上揽过了芷枫就向他道谢告别了。
他在楼下等了好一会。
在这个春风沉醉的深夜里,在她亮着灯的卧室窗外。
陆清和揪心地发现自己最怕的事,是来不及告诉她,他的心意。
楼上的那盏灯被按灭了,芷枫房间里一片漆黑。
那片漆黑一直从她的窗边延伸到他的面前,把他湮没在黑暗里。
好姑娘,愿你睡前的坏心情,在明天清晨掀开被子,拉开窗帘的那一刻,杳无踪影。

陆清和把自己关在画室里,一遍一遍地做同一件事——画画富基标商。
只是那些弃了一地的画纸上,全是画了一半的芷枫。
哭的她,笑的她,思考的她,沉睡的她…
那么孤单的她,眼里却从来没有他…
陆清和无力地倒在地上看着天花板方敏仪。他想,也许再努力一点,就能赶上她了。
她那么单纯那么干净的心灵,要画出最通透的画,才能配得上她。
……
“尊敬的陆清和先生,恭喜您的画作被列入名单……诚邀您参加颁奖典礼…”
陆清和反复咀嚼着邮件上这一列一列的字,嘴角慢慢扬起一抹笑,他长手一挥,捞过自己的手机,拨出他熟记于心的电话。
他已经迫不及待要把这个消息告诉芷枫,并且邀请她与自己一起出席心语星愿歌词。
电话只拨通几秒就被接起,话筒那边传来了芷枫的声音。
“喂!清和吗?这么巧!我也刚想打电话给你呢!”她听起来好兴奋。
“是吗?你有什么事找我啊,我……”陆清和听着她灵动的声音,微微提着笑,正酝酿着怎么开口,那边传来的话却让他陷入冰窖。
“我跟他复合了!他根本没交女朋友…他也说他忘不了我……”芷枫激动地跟挚友聊着近况,殊不知对面的人已经开不了口。
后来的话,陆清和没有听清楚,他感觉到自己浑身被泼了一遭水,钻心刺骨的冷赣源信息网。
挂断电话后,他一个人窝在沙发里,回忆着从一开始遇见芷枫到如今的种种,周身的寂静包围着他,他在沙发睡了过去。
夜深,他从梦中惊醒,摸出手机,消化了好一会才想起来。
芷枫现在,是别人的女朋友了…
他刚才梦见什么了呢?光怪陆离的景象实在令人难想,潮州凤凰塔可她笑起来明眸皓齿的模样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陆清和咽了咽嗓,干渴的感觉使他难受极了,可更让他难受的是他真的没有机会拥有芷枫了。
从梦里醒来却孤身一人的感觉,比睡不著的滋味要难受千万倍,爱而不得比拥有了再失去更让人抓心。
“倒不如让我在每一个夜里辗转难眠、夜不能寐…”陆清和再次闭上眼。
……
后来的颁奖陆清和没有去丹霞山阴阳石,他选择了在最辉煌的时候退出圈子,又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岗位。
芷枫曾问过他原因,他看着芷枫,神情有两秒的迟疑,又恢复正常。
陆清和正了正袖口:“画家有什么好,还不如资本家呢。”
没有了我的缪斯,画再好的画又有什么意思,说什么前途不可限量,到头来不过是作茧自缚罢了。
他看着芷枫年轻的脸庞,她正跟男友打电话讨论晚上吃什么,一颦一笑像是初开的花。
芷枫,你一定要永远在光明的地方,不要陪我这样的人在夜色中沉沦,尽管这夜真的很美。

收到请柬的时候,陆清和正在办公室里看上一季度的报表。
他打开印着囍字的请柬,芷枫与男友的名字用小楷写在中间。
他们要结婚了。
陆清和是知道的。
芷枫打电话来邀请他出席他们的婚礼,他已经想不起听到消息时候的心情了,靠在皮椅上,他突然觉得好累。
可是怎么会呢?
他已经失去了最爱的人,还有什么感觉是比这更累的呢贝蓝品。
……
他为芷枫挑了一对珍珠耳环作为结婚礼物,那耳环他看了一眼就定下来了。她肤如凝脂,戴上这耳环一定美得不可方物。
事实证明如此,他在婚礼上看见芷枫戴上了那耳环。
他也是有私心的。
做不到心胸宽广地看着她嫁给别人,哪怕只要她现在愿意回头看他一眼,他立刻能带着她走,管她愿不愿意,管这世间怎么看。
可是她没有黎傲,她挽着身旁丈夫的手臂,迎着新来的宾客。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大概当初买这对耳环的时候,他就想到了这一点吧!
他对芷枫的那份情意,芷枫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他们之间的距离,永远是她在掌控,像朋友间礼貌的客气枝垂萤,又像感情间拒绝的疏远。
陆清和也是个商人,在利益面前分毫必究,赌上芷枫这个人,他却孤注一掷。
几百万的生意他眼都不眨就决定了,可面对芷枫时他却一再犹豫。
陆清和远远望着芷枫,她正抱着捧花,挽着丈夫走红毯,笑得那么美。
芷枫,如果有机会,飞蛾对灯火说的话,我也想对你说一次 ——
奋不顾身之前,我是知道结局的。
他们拥吻在一起,陆清和别开了眼,谁也没看见他,眼眶已经泛红,蓄了一层浅浅的泪。
他抬起头。
突然想起去酒吧接芷枫的那晚,从音响远远飘来的首歌。
是怎么唱来着?
他轻轻哼出声。
“与其让你在我怀中枯萎,宁愿你犯错后悔,让你飞向梦中的世界,留我独自伤悲,与其让你在我爱中憔悴,宁愿你受伤流泪,莫非要你尝尽了苦悲,才懂真情可贵…”
有些爱素手擒夫,只有放在心里才不会老死。
就像有些人,一辈子只能爱一次。
<完>
作者有话说:
无法想象陆清和看着芷枫走上红毯的那一刻,心里会有多痛袁振洋。
生活中总不免有很多的遗憾,比如爱而不得,比如得到了却又失去新凤霞的资料,又比如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但只要那一刻深切地爱过,日后回想起也不会后悔,不就够了吗?
大家遇到过哪些令你至今都深感遗憾的事情?如果能重来,你还会做出当初的决定吗?不妨在评论里跟大家分享下~
如果你被故事感动了,别忘了点个赞哟~~
作者简介:佐伊,想当富婆,想跟爱的人过一生,想写出故事百态,想成为你喜欢的作者。
图片 / 网络
编辑 / 房子
浏览 : 1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