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潜江龙虾节床上,你老公吻你这里吗?看完惊呆了!-格调人生 In 全部文章 @2019年01月13日

床上,你老公吻你这里吗?看完惊呆了!-格调人生


酒吧,晚10点。
“哈哈,终于轮到我了,米小白听题:你最想扑倒的男人是谁?”
米小白正眯着眼睛灌下一大杯啤酒,闻言使劲儿打了个酒嗝:“好无聊啊,我选大冒险。”
“切——”
对面的廖春春嚷道:“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怎么连这种事情都不敢承认?”
“少那么多废话。”
米小白将酒杯往桌子上一拍,“姐姐我今天就选大冒险了!”
“唉!好吧好吧,既然如此,咱们就来个刺激的。”
廖春春眼珠子一转,指了指不远处散座上的一个男人,贼兮兮道,“听人说呀,现在长的帅的,身材好的小哥都是GAY,你去问问那个是不是。”
米小白转过头,看到纷乱吵闹的酒吧中间位置,坐着一个很有型的男人。
肩宽腰窄,侧脸轮廓俊美。
他左手撑在额角处,右手酒杯里晃着深褐色的酒液,小指上一颗成色极好的红宝石戒指发出耀眼的光芒。
一看就是个有钱有颜的贵公子……
好吧,虽然直接问男人这种问题很有可能会被骂……
但不管怎么说,今天不能再喝酒了。
米小白望着这个目标男人暗暗思量——
目测来看,此人坐姿端正、举止优雅,即使在这喧嚣的的酒吧里,也显得高贵出尘。
应该是个涵养和家教都不错的人。
那么待会儿就算真的恼了,应该也不至于有什么大问题。
心中拍板,米小白站起来,信心十足的哼了哼:“这有什么难的。”
“哎!等等。”
米小白刚站起来,旁边的损友们就嚷道:“不管怎样,你顺便把他电话号码要了呗,我们回头把饭卡给你刷几天。”
“真的吗?!”
米小白惊喜道,“一个周怎么样?!”
“成交——”
众损友一片欢呼,米小白昂了昂脖子,扶了扶胸sp湖北张坤,拿起杯啤酒风姿万千的走向目标男人……
“唔,帅哥……”
米小白爬到男人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娇笑道,“一个人喝酒呢?”
男人放下撑额头的左手,将整个脸露了出来。
米小白震惊的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眼前的男人可真是英俊啊……
一双浓眉入鬓,五官深邃迷人夜神翼。
双眼漆黑如墨,带着点点清冷孤傲,不怒自威的凌厉。
有点眼熟,还有这个气质……
还真让人有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高贵感啊。
男人淡漠的打量了米小白一眼:“你想干什么。”
哇。真是一把如天鹅绒般丝滑低醇的嗓音。
米小白擦了擦花痴的口水,恢复了些理智:“帅哥,你别恼,我就是想问你一个问题,一分钟就好。”
“一分钟?”
男人冷笑一声,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你凭什么耽误我一分钟?”
果然是个高冷型帅哥。
米小白笑眯眯的讨好道:“如果你肯帮忙,我让朋友们请你喝酒怎么样?”
如果这帅哥能够接受邀请,那些损友们肯定会高兴地尖叫起来!
男人闻言,终于正眼看向米小白。
墨色深邃的瞳仁毫不掩饰的扫视着米小白,最后将眼前的酒优雅的灌入喉中,才道:“如果你请,我会考虑。”
反正谁请今晚都不用她买单,米小白看着男人喉结处性感的弧度,吞了口唾沫:“那就一言为定啦!”
“说吧。”
“你……”
米小白看对方态度转好,胆子大了一点,往前凑了凑,委婉道,“那个……请问您是同性取向吗?”
大概是音响声太大了,男人皱了皱眉,似乎没听清:“你说什么?”
“就是说,你是GAY——”
“吗”字还没出口,舞台上突然转换节目。
全场一静,米小白的高嗓门突兀的环绕整个酒吧……
一时间张倍宁,所有人的眼睛“唰”的刺向他们两个人。
全场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哒。”
眼前男人淡定的将酒杯放下,再次看向米小白的时候,嘴角勾起一个玩味的笑……
然后,以米小白和男人为中心,周围的散座和卡座上,纷纷有人站立起来。
那些人,有的西装革履,一身黑衣。
有的则左青龙右白虎,胳膊比米小白的腰还粗。
米小白茫然地看着周围,当她确定这些凶神恶煞的目光全部都是集中在自己身上后,顿时觉得不妙,站起身:“那个,帅哥,我还有事,先走……”
“啊啊啊!放开我!救命啊,绑架啦——”
下一刻,完美酒吧九楼总统套房的走廊上,传来米小白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一个大汉打开一个房门,将她推进去,然后将房门重新关上。
“砰砰砰!”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光天化日之下绑架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米小白被推了个屁股蹲儿,立即从地上爬起来,使劲儿拍着门:“你们想干什么?朱门生!放我出去!”
“想干什么?”
外面传来几声揶揄的笑声,“小姑娘,你问我们少爷那种问题不就是想引他注意吗,他待会儿就过来用实际行动告诉你答案啊。”
“注意你妹!”
米小白狂躁的踢了踢门,“我不是那种意思!这是个误会!”
“可我们都看到是你主动搭讪我们少爷啊,哈哈哈!”
“你们!!”
辩解根本无济于事,这些人可能根本就不是好人。
米小白不再叫喊,沉了沉心神,她必须另想办法,赶紧逃出去!
床单爬绳?
买噶,九楼!
跌死不合算,跌不死被抓回来更不合算!
酒柜里有酒瓶,待会儿偷袭敲他脑袋?
也不行!
万一一下子没敲晕反而惹怒对方把自己给掐死了怎么办?
今晚真的玩大了……
这男人到底是谁,怎么长得人模狗样,到头来却是个带着一群喽啰的臭流氓?!
话说,这好像是高级总统套间……
对了!那个!
十五分钟后,门被推开。
年轻的男人逆光站在门口。
米小白穿着浴袍坐在床上,脸带羞赧的搓着两条细腿儿,娇声道:“您终于来了,帅哥~”
男人身材高挑挺拔,目测至少1米85,一身黑色休闲西装修身得体。
白色的衬衫领口解开两粒,略显狂野。
双腿修长笔直,身材比例完美,再加上魅惑人心的俊颜……
光从形象上来说,还真的是个超有风度和魅力的男人。
可惜他一开口,所有美好形象瞬间就崩塌了。
因为他直接问:“你喜欢主动一点,还是被动一点?”
米小白一怔,立即抖了抖长长的眼睫毛,娇滴滴道:“人家喜欢主动啦~~”
“呵……”
男人冷笑一声,走到床边,不容分说的便捧住米小白的后脑勺,落下一个绵长的带有侵略性的吻,“你长得不错,直接说其实更简单,不用一直挑衅我。”
“唔——”
袭击来的太突然,米小白紧紧抓着床单才忍住一拳甩出去的冲动,于是急忙推开男人,眼波妩媚道,“真是的越空行者,不是说好让人家来吗?”
“老手?”
男人眼中闪过一抹冷冽,捏起米小白的下巴,“我果然没看错,你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
“你才是灯沙建微,你全家都是灯!”
米小白心里暗骂一句,却脸带笑意的拉着男人让他坐在床边,娇滴滴道:“哪有嘛!我特别省油呢!”
男人轻佻的笑了笑:“那就别让我失望。”
“当然啦!”
米小白伸出手,笑眯眯的摩挲着男人的好看的脸颊轮廓,见他终于闭上眼睛,原本乖巧的小脸上,突然露出一个张牙舞爪的笑容。
“可是姑奶奶我从来不喜欢勾搭你这种GAY!”
“呲——”
超辣胡椒水突然喷到脸上,男人条件反射的捂眼睛,米小白马上又非常不地道的拽过藏在枕头下的红酒瓶砸向了男人腹下要害:“试试总统套间出品的超辣胡椒水吧!你这个变态!”
“啊——”
男人痛苦的低吼一声。
“救命!救命啊!”
米小白一招得手,急忙跳下床拉开门,一边佯装整理浴袍,一边惊恐的对外面的保镖喊道,“你们家少爷好像突然发了什么急病!你们快看看!快!”
“什么?!少爷出事了?!”
听到男人痛苦的喊声,外面的几个大汉立即冲进房门查看,米小白得瑟一笑,拉开房门,飞快溜走……
室内,男人推开拉他的保镖:“那个女人呢?!”
“那个女人?啊!糟了!那个女人跑了!”
“一群废物!”
男人怒吼一声,但立即又难过的捂住肚子,脸色青紫难看,“立即给我查!就是把整个左宁给我翻个底朝天,也要把这个死女人给我抓回来,敢戏弄我炎瑾瑜,我一定要她好看!”
看到壮汉们纷纷下楼追捕自己,躲在楼梯角落里的米小白得意一笑,反方向上了楼。
然后从容的换了衣服,才潇潇洒洒的离开了完美酒吧……
米小白赶回米宅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0点多。
“吱呀——”
推开庭院的铁门,米小白蹑手蹑脚的进门。
“逸轩……”
刚迈出两步,旁边的一大团冬青树后传来一声响,米小白转头看去,却是惊得一愣。
两个人影缠成一团,正吻得你死我活。
男人玉树临风,英俊帅气,正是如今国内电影界的当红小生韩逸轩。
怀里的妩媚女人则是她的姐姐米露露。
“原来是小白回来了。”
听到开门声,韩逸轩将米露露松开,优雅从容的整理了一下衣襟。
米露露则完全不在乎自己衣衫凌乱,杏目一挑:“好看吗,米小白?”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孙天勤。”
米小白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尴尬的退后两步,“你们继续,我这就走。”
“等等。”
韩逸轩好听的声音传来,他走过来,抚了抚米小白的发梢,“小白,你头发怎么湿了饶同珍?”
“额……话剧团今天有个聚餐,玩游戏玩过头了,弄了一点水。”
米小白眼角看着韩逸轩细长好看的手指,随口扯谎道。
“那快回去擦干吧,别着凉了。”韩逸轩拍了拍米小白的肩膀,露出灿烂的笑容,“伯父好像有事找你商量。”
“好。”
“等等,米小白!”米露露叫道。
“恩?”米小白疑惑转身,“姐姐还有什么事吗?”
“我和逸轩的订婚礼定在下个月了。”
米露露靠在韩逸轩怀里,眼里是一抹警告而得意的精光,“所以你最近最好收敛一点豆腐哥姜波,不要给家里惹出什么麻烦。”
“恩,我知道了。”
米小白看到韩逸轩正宠溺的将她搂紧,于是垂下眼帘,掩饰眼中的失落,快跑进屋……
米业安和许应茹坐在一楼的沙发上喝茶,米小白打开门,将脚步放轻,小心的打招呼:“爸,妈,还没睡啊。”
“这么晚,你去了哪里?”米业安坐在主座的沙发上,眼睛看着电视,冷冷道。
许应茹忐忑的看了米小白一眼。
“学校话剧团聚餐,玩的有些晚了。”米小白小声道,“对不起爸,我下次……”
“先过来坐吧,有件事和你说。”
米小白怔了怔,立即小心的坐到许应茹身边。
“明天晚上8点,帝皇夜总会608房间,有一个派对。”
米业安拿过旁边桌子上的盒子扔给米小白,“穿这个去,好好把握机会。”
盒子散开,一件短小的黑色蕾丝裙露出来,米小白身子僵了僵:“爸,什么派对要穿这种衣服……”
“反正是你们年轻人狂欢的。”米业安斜了斜眼睛,“怎么,我当爸爸的我给你买漂亮衣服,你不喜欢?”
“不,不是。”
米小白掐了掐手心,“谢谢爸,我明天会准时到达的。”
“恩,那就……”
“不!不要!”
一旁沉默的许应茹突然跪到地上,抓住米业安的裤腿:“业安,求求你,不要让小白去参加那种派对,你这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啊!”
“你这疯女人突然说些什么?潜江龙虾节!”
刚才还温文尔雅的米业安瞬间暴怒起来,一把揪住许应茹的头发,满脸狰狞,“你说谁把她往火坑里推?!”
“爸潮田玲子!”米小白一看情况不对,也急忙跪下抓住米业安的手腕,“我没说不去!你别打妈!”
“不行!”
许应茹一直饱受家庭暴力,平时在米业安面前,一直如同老鼠见猫。
但她此刻非常坚决和勇敢,大声抗议道,“什么狂欢派对,小白绝对不可以去,那根本就是有钱公子哥们聚众……!”
“啪——”
“你这个女人突然胡说八道些什么!”
米业安伸手就给了许应茹一个耳光,“吃里扒外的东西,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爸!不要啊!”
米小白急忙护在许应茹面前,明明恐惧的浑身发抖,却仍是道,“爸要是生气,打我好吗,别打我妈了!”
“你这张脸明天还要给我去参加派对!你给我滚开!”
“不!爸!你要是打我妈,我就把这张脸抓花!”
“你……”
“天啊啊,吵死了!!”
大门被不客气的踢上,米露露走进来,一脸的不耐烦,“你们母女俩整天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杨雪鸥,烦不烦啊?!”
米业安看到米露露进门,立即换了个人似的,柔声道:“露露啊,逸轩走了?下个月订婚的事说定了?”
“当然啦。”米露露嫌弃的看了一眼米小白母女,嘟嘴道,“爸,你要是整顿家风就去地下室吧,在这里好吵啊,我想睡觉了。”
“好,老爸知道了。”
米业安笑眯眯道,“我的乖乖公主还要嫁给大明星,快去睡吧,保证不吵你的美容觉。”
“不不不!不去地下室!”
米小白闻言惊恐的尖叫起来:“爸,求求你,别让我们去那个可怕的地下室!”
“不去就立即回房间,明天打扮好了给我去帝皇娱乐城!”
“是是是!我答应!我答应!”
米业安冷哼一声,拖着许应茹回房间。
米小白看着两个人的背影,隐忍的咬了咬嘴唇……
……
第二天,帝皇娱乐城,晚7点40分娜迦毒蛇。
黑色的奥迪商务车停在灯红酒绿之间叶世官。
车内,米业安冷冷道:“小白,你在家里没规矩也就罢了,但今晚参加派对的人咱们一个都惹不起,你要是把事情给我搞砸了……”
不用看也知道,米业安眼里现在充斥着暴力和威胁之意,米小白顺从的点了点头:“我知道您的意思,我会乖的。”
“那就好北影三剑客。”
米业安笑了笑,“你和你妈一样,虽然性子倔,但是长得够漂亮,其实爸也是想给你创造些接触有钱人的机会,今天来的男人都是有钱有势的,你要是能把握机会,说不定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就像你妈当年一样,当年要不是跟了我,恐怕现在还带着你过苦日子呢什么时候入梅。”
呵呵,许应茹当年如果不是被情势所逼改嫁给米业安,又怎么会像现在一样整日以泪洗面,浑身伤痕累累?
到底负债的日子苦一些,还是挨打挨骂的日子苦一些?
“我明白了爸,我会争取机会的。”
米小白不管心里怎么想,表面上都没有任何选择,只有答应。
“恩,那就好好表现吧,今晚不用回家也可以。”
“……是。”
奥迪车子渐渐走远,留下只穿着一件性感凉快吊带裙的米小白。
她看了看宏伟热闹的帝皇娱乐城,自嘲的勾了勾嘴角。
生活就像那什么,既然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吧!
反正她这个米家二小姐长这么大还没来过这么豪华的地方,进去吃个饱也不亏!”
帝皇娱乐城608。
递交邀请函后一进门便是灯红酒绿的氛围和年轻男男女女的欢笑声。
米小白看着周围灯红酒绿间打扮妖娆的女人们,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还真是够狂欢的。
“哎哟?有单身美女进门。”
“哇哦,身材真辣!”
两个黑白西装男人端着酒杯走过来,白西装径直揽住米小白的肩:“美女,敢问芳名啊?”
“米小白,大米设计米业安的女儿。”
米小白自报家门,这是米业安要求她必须做的事情,然后有些厌恶的将男人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臂拿开,面上却是笑道,“哎呀,太热了,帅哥我这一路走来还没消汗呢。”
“穿这么少还热啊。”
黑西装眼睛不住的打量着米小白的好身材,“旁边包间空调低,要不咱们去凉快一会儿?”
“才不要呢。”米小白娇滴滴的推脱道,“人家还没玩呢,现在可不想走。”
“行行行,先玩。走,小美女,过去请你喝一杯。”
“那就不客气啦。”
反正进了这个门,没完成任务回去也是要挨打的,米小白干脆想先敷衍着答应一下再想办法。
刚迈步,就听“砰”的一声,一个朋克装男人抱着一个女人撞到他们眼前的吧台上,两人忘情拥吻。
米小白皱了皱眉,听到周围有人冲着这对男女鼓掌和欢呼,而女人嘴上噙着笑,肩膀微露,一点也不介意大家的起哄。
米小白吓得退后一步,这也太……
旁边的白西装揽住她的腰,嬉笑道:“你看这种好玩,还是单独和我们兄弟两个一起好玩啊?”
知道这里肯定不干净,但是怎么能想到会这样不堪入目?!
这俩人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放肆亲吻,还任人起哄……
她忽然想起母亲许应茹之前因为挨打没能说完的那句话——
根本就是个聚众……
聚众什么?不会是聚众乱……
米小白浑身一个激灵,终于意识到这里的情况可能比想象的要严重得多,黄定宇于是转身想要跑路:“我去个卫生间,你们先玩。”
“等等!”
黑西装立即拦住米小白去路,不悦道,“美女,你怎么还没坐下就上卫生间啊,不会是不想跟我们玩吧?”
米小白心中一颤,极力装作出镇定的模样,扬起一个笑脸,娇俏道:“哎呀,帅哥你真是的,人有三急,我刚晚饭吃了点冷饮,闹肚子了嘛,你们先玩着。”
“现在可就你一个人单着曲佑良,你走了我们跟谁玩去?”
白西装捏住米小白的手腕,“想走也可以,但要先帮我们解决寂寞。”
“解决寂寞?”
米小白看着白西装邪笑的表情,两条腿儿都软了,“怎么解决?”
“你帮我问问角落里那个人,”白西装脸上忽然闪过一抹红晕和羞赧,“问他能不能先和我们玩一会儿。”
米小白一愣,顺着白西装的指点看过去。
角落里只有一个独自喝酒的男人。
他一只手撑着头,脸虽然罩在黑暗里,看不清面容,但五官隐约可见英俊秀美,犀利的眼睛明亮的盯着场中的狂欢。
可自始至终只是喝酒,仿佛对这场狂欢兴趣缺缺。
一片清冷孤傲。
就连周围有美女对他举杯,他也没有什么反应。
就好似一个完全置身事外,观看别人表演的局外人。
“你是指……”
米小白不确定道,“那边那个……男人?”
黑西装皱了皱眉,拉住白西装:“算了吧,那个男人是会长的朋友,好像身份不简单,别惹事。”
“不嘛。”…..….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浏览 : 19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