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潘双双吴昌硕篆刻刀法开创了现代审美之新纪元-汇鑫阁 In 全部文章 @2018年06月10日

吴昌硕篆刻刀法开创了现代审美之新纪元-汇鑫阁
吴昌硕篆刻刀法的当代意义是深远的,
他不仅仅在于突破了明清以来的篆刻刀法程式,
更重要的是事实上突破了明清以来的篆刻刀法的一元审美的观念。
开启了当代篆刻刀法多元审美的新观念。

吴昌硕篆刻刀法的基本特点
对吴昌硕篆刻刀法的研究,国内外许多专家、学者多有涉及,有的还有专论和专著。其中,最著名和最具有影响力的是刘江先生所著的《吴昌硕篆刻及其刀法》一书。该书以吴昌硕篆刻的“刀法与笔意”的关系为主线,从基本点画、边界格、残损以及用笔、用刀与结体、章法等方面对吴昌硕篆刻的刀法进行了深入浅出的研究与分析。其方法采用文字说明配以相应的篆刻作品之图例。分析局部刀法时,在相应附图(篆刻作品)旁再用钢笔绘出局部刀法之示意图。这种开创性的研究方法,使我们对吴昌硕的篆刻刀法从直观的认识激辩风云,上升到了理性的认识,对吴昌硕篆刻刀法的基本特点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


且饮墨沈一升 3.5×3.5cm 日本藏
吴昌硕的篆刻刀法,归纳起来主要有两个基本的特点。
1、冲切结合的刀法特点
吴昌硕在继承前人的冲刀法和切刀法的优秀成果的基础上,融诸家之长,在大量的篆刻创作实践中,不断探索,将冲刀和切刀两种刀法融合在一起,形成了自己的冲切结合的刀法。这种刀法灵活多变,或冲中带切,或切中带冲乳源家园网,甚至切中带削……。这种多变的刀法致命总裁,把冲刀的猛利、挺劲、爽快与切刀的含蓄、浑朴融为一体,将书意和刀意表现得淋漓尽致,使他的篆刻刀法的雄浑朴茂中寓秀逸的个性化特点凸现了出来。


园丁墨戏 2.4×2.4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残缺刀法特点
残缺刀法是吴昌硕篆刻创作中的一种常用手法。我们知道,秦汉古印大多因年深日久,水土的浸蚀,自然的风化,印面及文字线条失去了原先的平整和光洁,变得残缺不全。恰恰是这些残缺给我们以古朴、含蓄、浑厚、苍拙等特殊的审美效果,这是自然的造化使然。吴昌硕善于巧夺天工法图麦李,在传统的冲、切刀法的基础上,辅之以敲、击、凿、磨或借用砂石、鞋底、钉头等,极大地丰富了篆刻艺术的表现手法,并创造性地将篆刻艺术中刀石效果产生的金石味,上升到残缺美的审美新境界。


我爱宁静 4.4×4.4cm 君匋艺术院藏
吴昌硕篆刻刀法开创了现代审美之新纪元
自元末明初篆刻艺术诞生之后,篆刻家们对篆刻的刀法一直孜孜不倦地探索着。到了清末民初的吴昌硕时代,篆刻刀法已相当成熟,并形成了众多的篆刻流派和一批卓有成就的篆刻大家。篆刻刀法的观念也已经形成。吴昌硕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敢于和善于对传统的和其同时代的篆刻刀法观念的扬弃。

恨二王无臣法 2.9×2.9cm 日本藏
冲切刀结合法,推动了“印从书出”的篆刻刀法审美的新发展。
“印从书出”的篆刻刀法观念,是明清篆刻刀法观念之核心,即以刀法来表达笔意为指归。正如明代篆刻家、印论家朱简所说:“刀法者,所以传笔法也王宏祥。刀法浑融,无迹可寻,神品也。”(朱简《印经》)在这种观念的支配下,篆刻艺术借鉴和吸收了书法艺术的理论成果和创作经验,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出现了明清篆刻流派的辉煌机时小偷。但细细分析起来,吴昌硕之前和其同代篆刻大家们,在篆刻刀法上多选择了一条可称之谓:一元性,纵向深入拓展之路。即或选择冲刀法或选择切刀法,在刻印过程中对入刀的角度,运刀的速度和力度上深入探索,形成适应既能表达笔意,又能表达自己思想感情和审美理想的刀法语言。

我们知道,浙派的开山祖丁敬早有“古人篆刻思离群,舒卷浑同岭上云。看到六朝、唐、宋妙,何曾墨守汉家文?” 明确地提出了要突破当时印人崇尚汉印的审美局限,向更广阔的领域开掘古代印章美的审美取向,客观上体现出不满于宗汉审美的一元认识,而提倡多元的审美趣味。这一“思离群”的篆刻艺术思想蕴藏着巨大的创造力斗锦堂。首先,丁敬身体力行,在他的篆刻创作的刀法实践中,以其个性化的切刀法对汉印进行创新,从而开创了浙派印风。他在刀法上所走的是一条切刀法一元探索之路。继丁敬之后,蒋仁、黄易、奚冈、陈豫钟、陈鸿寿、赵之琛、钱松等对切刀法不断发展,严格地讲他们一直是沿着这条切刀法的一元之路不断深入地探索着。





禅甓轩 3.0×2.7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然而,吴昌硕在篆刻创作的刀法上,“信刀所至意无必,姜桂成恢恢游刃殊从容。”“不知何者为正变,自我作古空群雄。”(吴昌硕《刻印》诗,见《缶庐集》卷一易迅电子病历。)不被冲刀、切刀所圄,在“印从书出”的刀法观念下,以刀法表达笔意为指归,不泥于前人探索出的,已经相当成熟的纯粹的冲刀法和切刀法的故有程式的创作方式,大胆地探索新刀法,成功地将冲、切等刀法融会一炉。 从而,开拓了篆刻刀法从一元时代迈向多元时代的审美新纪元。

破荷 2.0×2.0cm 日本藏
残缺刀法秦直碧,开拓了篆刻的多元刀法的审美新境界。
关于印面的残缺,明清以来,印人们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明人沈野的《印谈》中谈到:“文国博(文彭)刻石章完,必置之椟中,令童子尽日摇之。”使之达到残缺之效果。何震则主张:“极工致而有笔意。”并说“古印存世潘双双,难得皆好,不可以世远文异漫而称佳。”(何震《续学古编》)可见他是反对印面残缺的。或许是文彭对印面残缺美的探索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也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效果;而何震崇古印之原貌,反对印面残缺的主张得到诸多赞同。之后女杀油地狱,甘旸、杨士修、赵之谦、黄牧甫等都反对印面的残缺谢楚余。赵之谦曾说:“汉铜印妙处,不在斑驳,而在浑厚。”(见《何传洙印》边款)黄牧甫赞:“赵益甫(之谦)仿汉,无一印不完整,无一印不光洁,如玉人治玉,绝无断续处,而古气穆然,何其神也俨然造句。”并批评印面残缺者:“汉印剥蚀,年深使然,西子之颦,即其病也,奈何捧心而效之。”(见《季度长年》边款)



公鼎 3.4×3.4cm 日本藏
然而,自文彭之后,对印面的残缺美,印人们一直是探索不止,但总难成气候。吴昌硕在其“不受束缚雕镌中”,“贵能深造求其通”(吴昌硕《刻印》诗,同上。)和艺术思想的指导下,对篆刻刀法进行了多方面的探索。他不满足于对冲刀或切刀的纵向深入的研究,甚至不满足于将冲、切等刀法融于一炉,所产生的篆刻刀法的新境界。为了印面的审美需要,他对篆刻刀法不断地横向扩展,在刻的基础上,大胆采用敲、击、凿、磨等手法,或借用砂石、鞋底、钉头等,大胆地探索和使用残缺刀法,极大地丰富了篆刻艺术的表现力,进一步开拓了篆刻的多元刀法带来的残缺美的审美新境界。事实上,吴昌硕在长期的篆刻创作的实践中,成功地探索出的残缺刀法合卺良缘,开创了当代篆刻刀法审美的新纪元。




若风之遇箫 2.5×2.5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大仓喜七郎之印 5.8×2.0cm 日本藏


贵池刘世珩江宁傅春媄江宁傅春姗宜春堂鉴赏 4.5×4.5cm 君匋艺术院藏

七十老翁 2.2×2.2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缶无咎 1.8×1.8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野元吉印 3.5×3.5cm 日本藏


成德堂珍藏 2.9×2.9cm 日本藏


听松 3.4×3.5cm 日本藏


还读书庐 日本藏

明道若昧 3.3×3.3cm 日本藏

书徵金石寿 3.1×3.3cm 日本藏


木堂 3.5×2.0cm 日本藏


烟海 2.0×2.0cm 日本藏

王毓藻印 2.5×2.5cm 日本藏


艺华亭长 1.8×1.7cm 日本藏


恕堂 4.3×4.3cm 君匋艺术院藏



能事不受相促迫 4.7×4.7cm 君匋艺术院藏


归安施为章 2.5×2.5cm 君匋艺术院藏

老复丁 2.0×2.0cm 日本藏


松管斋 3.5×1.5cm 君匋艺术院


双忽雷阁内史书记童嬛柳嬿掌记印信 5.2×5.2cm 君匋艺术院藏


曾经贵池南山村刘氏聚学轩所藏 3.0×3.0cm 君匋艺术院藏


清峻堂 3.8×1.2cm 君匋艺术院藏


人生只合驻湖州 4.7×4.7cm 君匋艺术院藏


我佛 2.0×2.0cm 君匋艺术院藏


樊家谷 2.1×2.1cm 君匋艺术院藏


园丁生于梅洞长于竹洞 4.5×4.5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薮石亭 2.2×2.2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节堂 2.5×2.5cm 日本藏


陶在宽印 2.8×2.8cm 君匋艺术院藏


耦圃乐趣 3.7×3.7cm 君匋艺术院藏
本文图片及文字素材来源于网络

浏览 : 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