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潍坊科技学院贴吧小说开头点评:开篇慢热,有得治吗?会扑街吗?-时空文学网 In 全部文章 @2017年07月08日

小说开头点评:开篇慢热,有得治吗?会扑街吗?-时空文学网

题图:电视剧《花千骨》
第一章 失忆之人
正是盛夏时节,柔软的南风吹得人有些懒洋洋的。
暗绿色的绣眼在树梢上不安分地扑棱着翅膀,发出婉转的清啼。树下的少女抬起头冲鸟鸣的方向翻了一个白眼,而后惆怅地叹了一口气。
“你倒是开心得很,叫得挺欢快。我呢,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不知道吧!告诉你,我也不知道!”少女发泄完,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中握着的玉佩,又叹了一口气吕秀菱近况。“我看我也是傻了,居然跟一只鸟说话,还是一只傻乎乎的鸟。”
玉佩呈半月形状,看起来碧绿通透,莹润光泽,造型倒是不甚复杂,正面雕一些纷杂的线条,粗略看去似乎是某种花草的图案,反面刻着一些云纹和一个经过少女仔细研究后鉴定应该是“苏”的字。
“好,在找回记忆前我就叫做苏薰好了。”少女确定下来自己的名字,终于觉得有了一点存在感,然而心情还是沉甸甸的潍坊科技学院贴吧。
如果能像拍掉衣服上的脏东西一样,把这些糟糕的情绪拍掉多好。法拉美穗
“至少我还能记得话怎么说,饭怎么吃范世琪,还认得字,总比变成傻子好。”少女伸了个懒腰。
树枝上的绣眼叫得更欢快了,像是在赞同一样望洋兴叹造句。
“从我醒过来到现在,也有挺久了。”像是为了驱散惶恐一样,少女一直喋喋不休地对着鸟说着话,“还没有碰到有人来找我,看来不是不知道我失踪了,就是还没找到这里。”
真是艰难,刚刚将自己命名为苏薰的少女长叹了一口气,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一片堆满枯腐的树叶的泥地上,能想起来语言文字,也能记得怎么生火煮饭,却对自己的姓名身份没有一点印象。
阳光透过层层的树影照下来,应该还是白天。
“好饿啊,再待下去在林子里过夜的话应该会很危险的秦基伟之子。”苏薰闭上眼睛,再次努力回忆自己是否对这片森林有印象。
突然一阵腥风扑面,耳边传来树木晃动的声音,悉悉索索的,苏薰猛地睁开眼睛。
一只比她腰还要粗的蟒蛇吐着信子,巨大的三角脑袋离她只有一臂之远,正用凶狠的目光盯着她。这蛇生有四翼,只是那褐绿的羽翅受了伤一样斜着垂在一边,所以只能在地上游动。
苏薰顿时心跳停了半拍,浑身寒毛直竖。
怎么办?现在开跑是来不及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爬到树上,不过看这蛇翅膀受伤,应该是飞不起来了,只是万一爬得太慢说不定也会被扑下来。
越思考逃生方法,苏薰就越绝望,没想到还没搞清楚自己怎么失忆筱声咪,怎么躺到荒郊野外的小树林,自己到底是什么人就要命丧蛇口了。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突然听到“咻”的一声,一支细长的黑色羽箭从巨蛇的左后方飞来,一箭正中巨蛇的七寸之后余力未歇,竟然生生地将巨蛇直接钉在了地上。
巨蛇无力地拍动了几下翅膀,发出嘶嘶的声音,在地上徒劳地挣扎了两下便瞪着灯泡大的眼睛一动不动了。
苏薰下意识地抬起头预报一页通,看向羽箭飞来的方向,一个清亮的男声传来。
“阿严箭术是越发高超了。”
随即四个男子拨开树丛出现在苏薰眼前。四个人都穿着灰色梭布的短打,腰间绑着一根石青色棉布腰带。几人看到树下的苏薰也是一愣,没想到还有一个看上去秀秀气气的小姑娘站在猎物旁边,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清亮的男声又一次传来,带着些许笑意,“怎么了?一只死了的鸣蛇不至于吓到你们吧?”
随着声音的接近,一个穿着墨色箭衣的男子拨开树丛,随后一个穿着蓝色云锦短袍的公子面带笑意从树丛那头走了过来。
两人看到苏薰后也俱是一愣。
“这女子是谁,为何在这里?”锦袍公子问道,皱眉的神情让他俊秀的眉眼带上了几分气势。
“我……我叫苏薰,你们知道出去的路吗?”苏薰还有点惊魂未定。
“公子,此女看上去十分可疑,或许是刺客村上佳菜子。”穿着箭衣的男子低声说道。
“这……”公子有些犹豫地打量着苏薰。
“此处森林妖兽不少林蔚殷,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孤身一人在此。”男子看向苏薰,眼神极为犀利。
苏薰一怔,她醒来就在林子中了安小乐,也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听起来好像这片林子十分危险。还不等苏薰想好怎么解释自己失忆的时候,一阵扑棱扑棱的声音传来,一只浅褐色的鸟从上方落下。
箭衣男子拿出鸟爪上装的小纸条,扫了一眼,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公子!出事了!”
锦衣公子接过纸条扫了一眼,双眉紧皱,“吴叔叔怎么会突然请辞?”
“可能是神宫施压,毕竟出现了天罚,总要有人承担这个罪责。”
“灵隐山这种小地方,平时连杀人放火都没人去,突然出现天罚说不定是就是那些神宫的灵术师在搞鬼。”公子恨恨地说道蓝脚鲣鸟。
“不管怎么说我们要尽快回去,否则要是让慕家的人抢了先,我们这些年的努力就白费了。”箭衣男子提醒道。
“你们四个收拾好鸣蛇就回来,我和阿严先走。”公子闻言点点头,嘱咐了几个随从了一句,带着箭衣男子转身就走,好像把苏薰已经忘在脑后了。
“能带我一起出去吗?”苏薰刚一开口,箭衣男子蓦然瞪了过来,吓人的目光仿佛想要一箭把她也射死一样。
苏薰一怔,顿了一顿,转眼两个人就又消失在树丛中了。
那先来的四个随从,看了看苏薰,似乎碍于叫阿严的那个男子之前的推断,不敢说话只是默默拿出长棍和绳索,把带翅膀的巨蛇捆在长棍上准备带走。
“至少……至少给我指一下出去的方向吧。”苏薰无奈地对四个沉默的人说道。
没有人吭声。
在四个人临走之前其中一个四方脸的汉子,趁其他三个人回过头的时候用右手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然后迅速转身离开了。
“这家伙,似乎是个好人呢。”苏薰看了看四方脸指给自己的方向,对自己离开林子有了些信心。
然而顺着那个方向走了许久后,燃起的信心已经随着越来越酸痛的腿脚和越来越暗的天色,渐渐地磨灭殆尽。苏薰心中出现了一个可怕的猜想,如果方才那个四方脸并不是好心想帮她出去,而是故意给她指了一条错路姜由美,自己岂不是傻到家了?
双腿灌了铅一样,风开始变得冷飕飕的。
前面的大树后面蓦然转出来一只十分奇特的怪物。
这怪物看起来有几分像猫又有几分像豹子,体型却如牛一般,身上一层黝黑光亮的皮毛,竖楞着尖尖的耳朵,细长的双眼散发着幽幽的红光。就是那个兔子一样毛茸茸的尾巴看上去和这凶恶的外形不太匹配。
一时间,风停叶住,安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
苏薰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忍不住腿软向后退了一步。
怪物马上变成了攻击的姿势,上身下伏,发出了“呼哧呼哧”的声音,似乎就等着苏薰再退一步就要扑上来一样。
苏薰努力保持站立的姿势,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腿开始发抖,原本就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在这种压力更加难以支撑。
说时迟那时快,苏薰的背后传来一声断喝,“小心。”
对面的怪物后腿发力腾空而起,狰狞地向着苏薰袭来,劲风扑面,苏薰再也支撑不住,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怎么都站不起来。
一个穿着黑色短打的青年男子手中握着一柄长剑,一剑迎上了怪物的獠牙,只见他双手用力,大喝一声向上撩起,怪物被挑起甩出一米之远。
青年一跃站在了苏薰前面,长剑挡在胸前,凝神看向怪物,“这是黑猞豹,算是二阶妖兽了,幸而黑猞豹都是独居的,我还应付得来。”
“谢……”苏薰想要说句谢谢,却发现自己嗓子发紧,声音就像蚊子一样。
黑猞豹没有给青年回应的时间,它怒吼一声额头中间出现一团红光,又一次恶狠狠地扑了上来,青年竖起剑一挡,“当”一声响,剑磕豹爪,青年不退反进,用一个奇怪的姿势向前一步扬起剑一记上挑。
长剑在黑猞豹腹部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鲜血四溅,苏薰吓得闭上眼睛。
随后又听到几声碰撞,紧接着是一声凄厉的吼声吐槽姐,苏薰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对面的那只黑猞豹已然倒在了地上。
青年回过身,气喘吁吁地看向少女,“你没事吧?”
“呃……”苏薰愣了一愣,看向青年的左臂,“我没事,但是你的胳膊在流血。”
青年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没关系,只是被抓了一下,回去包扎一下就好。倒是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晚还在这林子里李云鹃,这里妖兽很多,晚上很不安全。”
“我不知道怎么出去。”苏薰心里斗争了一会儿决定说实话,“其实,我醒来的时候就在林子,而且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
青年皱起眉,苏薰有些忐忑不安地看向对方。
“我听闻有种妖兽名为魅妖,可以迷惑人类,或许你就是被这种妖兽带来的。”青年沉吟半响,“你若是信得过我,不妨先和我进城,再探听是否有人在寻你。”
“你愿意帮我?”帮助来得如此轻而易举,苏薰反倒有几分踟蹰了。
“不然让我把你一个女孩子扔在这里,我可做不到。”青年把长剑插回剑鞘,向苏薰伸出一只手,露出一个笑容,“我叫谢凡,感谢的谢,平凡的凡。你呢,还记得自己名字吗?”
“谢谢,叫……我苏薰好了。”少女伸出手,突然觉得眼前的笑容这应该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笑容。
点评:
我对于女频的写法不熟,只知道女频的文章一般来说文字比男频更加细腻一些,但是黄金三章之类的说法,却不知道女频是否适用。
而且女频的爽点,往往也与男频不尽相同。
所以我暂时只能从文风上进行评价,文字方面还是比较细腻的,也能够追的下去嘻游加速器。
唯独就是女主并没有能够展现出更多让人期待的点。
失忆虽然是一个期待点,但是这个点并不足,失忆代表了女主的身份可能会比较不凡,但是到底有什么不凡,应该再表现的突出一些,让人看到。
比如,在树林里,蛇啊、虫子啊、老虎豹子之类的,女主见了吓的要死,但是那些动物却都不攻击女主。
或者它们见到女主时……它们吓的要死……
这样一来,期待感就出来了。
另外,关于男主的设置。
女频不都是喜欢霸道总裁吗?
喜欢霸道总裁和女主相爱相杀,互相虐啊?
这种元素可以加入进去。
至于其他的,请恕我能力有限,就不在这里误导了。
欢迎各位作者留言发表自己的见解。

联系主编负责人,长按二维码即可扫一扫!
浏览 : 1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