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潍坊中学贴吧平凉一大学学生在酒馆被害,家人远赴千里寻真相无门,谁能给受害者家属一个公道!-镇原红地毯 In 全部文章 @2018年09月22日

平凉一大学学生在酒馆被害,家人远赴千里寻真相无门,谁能给受害者家属一个公道!-镇原红地毯
99%的镇原人,都在关注镇原小城大事
今日小编接到一位网友爆料,来自新浪微博,一位名叫妙吉祥友的网友的博文。讲述的是一位来自平凉的父亲的自述吞噬成尊,讲述的是一位来自平凉的父亲因为儿子死亡远赴千里寻求真相的事。小编特意搜索了相关情况,发现在网络上已经有很多关于此事的帖子,微博,还有不少本地的媒体平台也转载了此事。





——一个悲苦父亲痛彻心扉的自述与追问
王贵龙
我在中山大学上大一的儿子被害时间过去近3个月了,犯罪嫌疑人――珠海“九十音乐酒馆”老板黄某某却跟没事人似的,每天仍旧幸福地过着自己的日子。而我和妻子却徘徊珠海街头,度日如年,在悲苦中苦苦挣扎着。儿子还躺在殡仪馆里,案件迟迟没有结果,我为处理儿子后事东挪西借已花费近20万元,身上连吃饭住宿的钱都没有,跟流落街头的乞丐已没什么两样。
2017年9月1日,是开学的日子。去年此时,我和妻子跟许多开心的父母一样,在自豪与欢喜里陪着儿子到中山大学珠海校区报到。今天,我的儿子躺在冰冷的殡仪馆里,我和妻子被当窃贼似的拦防着,连走进校门的资格都没有。
到底是谁害死了我优秀健康的儿子?
2017年6月17日晚23点53分,我跟平常一样,已准备入睡,突然接到中山大学电话,说儿子在酒吧出事,正在珠海市人民医院抢救。我带着妻子、女儿立即起程,租车连夜赶往咸阳机场,并在途中用手机订了第二天最早一趟飞往广州的航班机票。
一家人6月18日11时抵达广州白云山机场,转出租车在大雨中赶往珠海。下午13时左右抵达珠海市人民医院。14时进医院重症监护室看儿子猪脸大蝙蝠。躺在重症监护室病床上的儿子腿脚冰凉,我有意挠了挠儿子的脚心,儿子没有任何反应;用手指轻轻掰开他的眼皮,亦无任何反应,只好再轻轻帮他拢上。晚上,天气阴沉,阴雨绵绵,闷热潮湿。医院里一派寂静。只有我们一家人心急如焚地守候在重症病室门外。希望儿子耀栋能活过来。
我抵达医院后,三弟从广州请来的专家已与科室会诊过。堂哥在上海也联系到了专家。我请儿子的主治医生与上海东方医院急救科专家王学兵进行电话沟通交流,看有无更好抢救方案和措施。
“到底是呼吸心跳停后一小时、半小时还是二十分钟、十分钟送来的,我不敢断定,但是人送来的时候已无生命征兆……”主治医生与上海东方医院急救科专家电话交流,之后,主治医生对上海专家说:“你给他说吧。”
“你是他的亲属吗?”电话那头问。
我说:“我是,请您如实说吧。”
“你要做好最坏情况的准备,像这样严重的情况送到医院,董翠婷以我的临床经验是没有办法救活的,也就是说救活的概率几乎没有,大脑血流完全中断4到6分钟就没功能了,超过这个时间,再做心肺复苏,一般大脑功能就恢复不了了。脑干的耐缺氧时间是20到30分钟,脑干功能存在,人就有心跳和呼吸,半个小时内抢救都可能有效。这个孩子送来时就没有心跳和呼吸,不知道耽误了多长时间,就算是出现奇迹,也是个植物人,靠心肺复苏术恢复心跳,中间还停止过十几分钟再次抢救,就算靠呼吸机微弱呼吸也是延长一点时间,肾脏已经衰竭,所有器官脏腑都出现了严重问题,血压60-30,没法进行透析。太可惜了,但是没有办法的,你要节哀。请问你是?”
“实在对不起,我以为你是他家里亲戚呢,就直接说了。对不起!”
我不懂专家们一直说的情况很严重、很糟糕,但从对话里我明白了,儿子送到医院时,早就咽气了。
其实,我儿子活过来的概率就等于零。老师昨夜24点前后几分钟一次电话,一次又一次急切的催促,明知道我不可能天亮前从甘肃平凉赶到广东珠海,还问我们天亮前能赶到之类的话中,我就已隐隐知道儿子没救了。
19日早晨,我心里一阵阵悲痛,心像人一把一把往下揪地痛,怎么也忍不住泪水。 耀栋的主治医生叫我,说,08:20第三次出现心跳停止,正在抢救,不要走远。随后,医生就告诉我,说抢救35分钟无效,8:55分临床死亡。”
我眼前一黑,感到自己整个掉进一个黑暗世界,心如刀割。一家人顿时陷入极度的悲痛之中,妻子和女儿哭得天昏地暗。病房外的过道里不知何时站了10多名穿黑制服的警察我们都没注意到。也许他们担心我们情绪失控,会闹事。警察在楼道里站了10多分钟,看我们不是闹事的人,便相继离开了。
病房很快将尸体转至医院地下室太平间,我们一家跌跌撞撞在楼里上上下下地跑了几趟,才找到。太平间工作人员告诉我,尸体硬了,衣服不好穿。妻子和亲属赶紧坐车去扬名广场为孩子买衣服(因为孩子身上没有任何衣服,只裹着医院的一条单子)。我们自己花4000多元,按老家风俗为儿子买了内外5套衣服,一双布鞋。回到医院,原想给儿子穿好衣服,让学校联系将儿子送到殡仪馆保存,后考虑诸多事情尚不清楚,暂时搁置,孩子仍留医院太平间,衣服未穿。
下午,我们一家与中山大学中文系领导、老师,珠海校区领导和保卫处人员一起(约十余人),在珠海市某派出所听派出所领导简单介绍了儿子在酒馆遇害的简要情况,一起看 “九十音乐酒馆” 长达两个多小时的现场监控视频。
据派出所领导介绍:6月17日晚21点多,和2名同学在“九十音乐酒馆”喝啤酒(据同行的同学说吐尔逊娜依,他们在消费听音乐期间,酒馆服务员向他们推荐店里一种营销活动:先交168元,如果3分钟内喝完酒馆用七种酒调制的鸡尾酒,6杯,每杯300毫升,共1800毫升,在店内500元以内消费可免单,并且说这种鸡尾酒,就是可乐一样的饮料)。孩子交了168元,参与这个营销活动。1分钟喝了3杯,6杯喝完,10多分钟人就支持不住了,10点50多分,酒馆老板开车将我儿子送到了医院。
医院报案后,派出所第二天去酒馆了解调查,孩子的呕吐物及当晚调制的酒已被清理干净。
而“九十音乐酒馆”监控视频显示:我儿子和同校2名男同学,17日晚19点36分进入扬名广场附近的“九十音乐酒馆”,在边上围一张桌而坐。后边又来了3名同学,和我儿子共6名中大同学。
22点03分,酒馆宣布活动开始,店内的客人忽然走了不少。22点14分,6杯调制的深色酒用一个托盘端上来,放在了一个凳子上。
22点15分,孩子喝第1杯;
22点16分,喝下了第4杯;
22点18分,第6杯已明显无力喝下,孩子从台上晃到了台阶下,旁边桌上戴眼镜的白衣男子,主动上前与我儿子碰杯,店内一名工作人员猛烈鼓掌,在他们的催促、煸动下,逼着孩子喝下了第6杯酒。
22点22分,孩子头突然掉到前胸,双腿僵直,陷入昏迷,被同去的同学扶住拖到洒馆一角,先躺在凳子上,没几分就躺到了地上。
22点58分,几个同学开始抬我儿子;22点59分,一辆车停在酒馆门口;23点00分,孩子被往门口的辆小骄车上抬。
23点02分,他被塞进停在酒馆门外的车里,车子离开酒馆。
看完酒馆现场视频监控,派出所建议进行尸检,同意问我们是否进行尸检。巨大的悲痛让我们不知所措,我们说暂不考虑,等回去亲属商量后再决定。
我的质疑一:从孩子倒地到离开,其间在酒吧地上躺了40多分钟,酒吧却不进行任何施救,还阻拦同去的学生送医院、叫120?酒吧老板用车送医院与120来抢救结果能一样吗?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酒吧为何会这样无视他人生命?
我的质疑二:此种营销活动涉嫌严重违法,酒馆不但不明确告诉孩子这种调制酒的酒精度,还以“这是可乐一样的饮料”诱骗,(据派出所说,这种解调制酒的酒精度在40度以上),不告诉孩子3分钟内喝下1800毫升烈酒后可能会发生的严重后果。我的儿子19岁,虽算成人,但他从学校到学校,还是个单纯的孩子。
我的质疑三:我的儿子喝过可乐,但他不知道鸡尾酒是何物,酒吧为何要欺骗消费者?明明是多种杂牌酒调制的烈酒,为何要诱骗孩子说是“可乐一样的饮料”?
我的质疑四:戴眼镜的白衣男子在现场很活跃,不断进出酒馆收银吧台,孩子喝酒前,此人端大半杯深色液体,让我儿子闻了一下他杯中的液体,此人给我儿子说了什么?派出所说,这人是当晚酒馆的客人,说这个酒很烈,劝他不要喝。但我的孩子最后已喝不下了,他为何主动上去碰杯煸动、纵容、催逼我的孩子硬喝?如果他曾劝我儿子不要喝,为何后边孩子已喝不了,他还要碰杯纵容、煸动我孩子喝?他真的是当晚一般的客人吗?
珠海市人民医院病历显示:孩子入院时间为2017年6月18日01:04:00,为“饮烈酒后昏迷2个半小时祁国晟,心肺复苏术后两小时”入院。
入院诊断为:呼吸、心脏骤停,双侧瞳孔散大,直接、间接对光反射均消失。医院予以心肺复苏术、紧急经口气管插管,接呼吸机支持通气,抢救约15分钟后才恢复自主心跳145次/分。
这说明孩子送到医院急诊抢救时已经死亡。
2017年6月19日早晨,医生通知我:孩子08:20分再次出现心跳停止,经抢救35分钟无效,于2017年6月19日08:55分宣布临床死亡。死亡原因:重度缺血缺氧性脑病,心肺复苏术后,吸吸心脏骤停:室息,吸入性肺炎,酒精中毒。
我的质疑一:警方第二天抵达现场时,酒馆现场已被清理干净,调制酒的酒精度是多少,酒有无质量问题?如何调查取证?酒馆老板送孩子到医院时,孩子已死亡,酒馆老板不是报警,保护现场,而是抢先销毁罪证。警方现场拿到的那些未启封和打开的半瓶酒,能证明什么?酒吧自己调制的杂牌鸡尾酒到底是多少度?
我的质疑二:酒馆到珠海市人民医院的最短时间、最短距离是多少?孩子送到医院时,呼吸、心跳聚停已多长时间?
19日晚上,我们一家回到7天酒店,校方让我们自己先掏钱付房费,把发票留着。我们自己掏钱订了房间,4个亲属住进了两间简陋的客房。而学校与我们联系的两位老师,住在维也纳国际酒店,离我们并不近。我们死者亲属身边连一个陪护和安慰的人都没有。没人担心我们在悲痛中身体会出现状况,也没人担心我们想不开寻短见。人,为何如此冷漠?
6月20日早晨,我们亲属商议后决定,只要有利于查明孩子死亡真相、惩治凶手,同意对孩子进行尸体解剖。并请校方与警方联系沟通,转达亲属意愿。但一直没有任何消息。天气炎热,孩子尸体停放在医院的太平间,而尸体解剖有最佳时间。我们亲属心里很着急,只好直接去派出所表达尸检意愿。申请书签字按手印后,定于6月21日下午14时在珠海市殡仪馆解剖室对孩子进行尸体解剖。
去医院办理孩子尸体转送殡仪馆手续时,我到一楼急诊科寻找儿子的鞋子,没找到。护士说,人往送来时就没有呼吸和心跳,脸色发青。实际上,孩子送到医院时就死了。
6月21日下午三时,尸检人员到达殡仪馆,我们才知道是南方医科大学做尸检。尸体解剖持续了近3个小时。尸检人员解剖完出来,主检教授对我们亲属和现场警察介绍情况,说从目前解剖情况看,孩子发育很健康,没有任何疾病。
我曾以为儿子是酒后呕吐物进入了肺里。但主检教授说解剖时肺里几乎没有什么呕吐物,呼吸是顺畅的。
解剖前,南方医科大学尸检人员请这边法医介绍孩子是什么原因要解剖,一名法医说,孩子酒醉后10多分钟送医院抢救。当时我向尸检人员说,从酒馆视频监控上看,孩子酒后昏迷,在酒馆地上躺了40多分钟,送医院时呼吸和心跳已骤停,瞳孔散大,已经死亡。这名法医说,我没看过监控视频,具体情况不知道。人命关天,为何连案子的基本情况都不清楚?
6月22日上午,我们去派出所询问案件进展情况,所长说,已立案侦察。并现场为我们打印了立案告知书。
6月23日,我和亲属对立案告知书发生质疑,认为孩子不应当是被过失致死,是被九十音酒馆间接故意杀害。上午我将手写的书面反映材料——《亲属认为王XX被酒吧故意致死》交给联系的老师,请学校以校方名义向警方出具法律意见书。
因为我儿子是中山大学在校学生,是在上学期间被害的,学校有权利和义务协助亲属与警方沟通,处理好孩子的后事。学校没有回音,下午快下班了,我们叫上学校一名联系的老师,一起赶往区公安分局递交这份情况反映。在分局跑前跑后,不晓得这份东西应该交给哪个部门,最后在分局督查大队一个办公室,一名干警热情接待了我们,说我们手写的东西不规范,也不归他们管。还将我手写的材料贴到了一张白纸上,让我们去找派出所。
6月24日下午,我们一家按故乡风俗,去扬名广场旁的“九十音乐酒馆”为孩子进行“头七”祭奠。因为孩子是在酒馆死亡的。
6月25日下午,我们亲属提出,想去孩子宿舍看看,因为孩子突然没了,心里实在痛得不行,到他生活过的宿舍看看也是一个安慰。进出学生宿舍楼管理很严,楼管人员只允许我和妻子、女儿上去。一进儿子宿舍金立群简历,我眼前一黑,傻了,孩子所有的东西都已被提前装箱装袋,打了包。有同学说,是一个老师领着学生收拾的,说要邮寄回去。孩子妈妈、女儿悲愤交加,大放悲声。因为之前我们亲属给校方领导反复说过:王XX宿舍里遗物不能动,要原模原样,等事情处理后,我们当着校方保卫科的面来收拾。实际上在6月19日学校就把孩子东西打包装箱了,为什么要背着我们这么做?

6月27日早晨,我们几个亲属带着打印的“情况反映”去区公安分局递交材料。门卫不让进,我们说明情况,门卫给刑警队打电话,回答说案件已交至区案审大队,让我们将材料交给案审大队去。我们打车前往案审大队李恩雅,七拐八绕,好不容易找到案审大队,回答却是,案子没交过来,材料不能收。我们又坐出租重返分局,对门卫说明情况,门卫再次打电话给刑侦队,回答是,让我们将材料交给派出所。我们搭的士又赶往派出所,将材料交给了派出所。一份材料,我们顶着高温烈日,整整在珠海市区来来回回跑了一上午。
案发至今已快3个月了,尸检结果出来也1个多月了,案件为何迟迟没有进展?9月4日,我们找派出所想看儿子在酒馆被害时的监控视频,因为这个视步是医院宣布儿子死亡当天下午看的,时间过去快3个月了,心里有些模糊,我和妻子想再看看。派出所值班的警官说案件已移交到案审大队去了。我们跑到案审大队,案审大队说不能看,案件要退回派出所。
在派出我和妻子没看到6月19日下午看过的现场监控视频,只看到只有几分钟学生现场拍的手机视频,而不是长达两个小时的视频监控。为什么不让我们亲属看当时酒馆现场监控视频呢?问办案的警官,他说自己没见过我们所说的视频,他看过和交上去的视频就是学生录的这一点,为什么他们把最重要的“酒馆监控视频”不给我们看不往上交,他们在保护谁?
我心里一直不明白,即便是过失致人死亡,也应当将犯罪涉嫌人刑事拘留起来,为什么我们一次次反映、要求都没有结果?警方说,“取保候审”就是一中强制措施,警方的这个措施真的在保护遇害死亡学生孩子及其家属的合法权利吗?
民事调解十分艰难,从儿子尸检报告出来开始调解,一个月过去仍毫无结果。每次与犯罪嫌疑人坐在一起谈赔偿,我的心里都十分痛苦,心上一层层结冰。让我悲愤难解的是,犯罪嫌疑人竟然对我们请的律师说:“他们想谈就谈,不谈就不谈,我也是受害者,害得我连酒吧都没有了……” 犯罪嫌疑人的话像刀子扎在我心上,酒馆把烈酒说成是可乐饮料,将我的儿子诱骗致死,连一句抚慰死者亲属的话都没,民事赔偿胡搅蛮缠,竟然这般说话。我不知道,这个犯罪嫌疑人相黄某某为什么这么猖狂?后面到底是谁在为他撑腰 ?是谁给了黄某某漠视他人生命的胆量和嚣张气焰?
7月6日下午,我们在九十音乐酒馆看到犯罪嫌疑人竟然贴出“旺铺招租”广告,不知何时已将店名“九十音乐酒馆”上的“九十”两个字铲掉了。酒馆是案发现场,孩子死在了酒馆,现在案子没有任何结果,尸检报告也没出来,酒馆没查封,不停业整顿,竟然要出租了。这事让我很难理解。
我们亲属到派出所反映这个情况:一是我们看到九十音乐酒馆贴出广告转让经营场所,案子还在侦破中,尸检报告没出来,酒馆是案发现场,这样急着将酒馆转租出去,似不合法理。二是我们要求公安机关立即对犯罪嫌疑人(酒馆老板、调酒师等)进行刑事拘留,并查封犯罪现场。
派出所的同志说,案件现场已经调查完了,现场不再取证,酒馆老板就可以处置了。这回答让我一头雾水。酒馆租出去,算不算销毁罪证和转移财产西子书院?这就是“取保候审”的法律效果?
中山大学珠海校区领导提出,已难继续为我们亲属提供吃住,说我们亲属在学校宾馆的吃住费用已有5万多元,超过了学校规定。说孩子医院救治的一些费用是校区领导垫付的,现在可以报销,需要家长签字,提供学生身份证和社会保障卡,医疗保险可以报销百分之七八十,报完就直接打给垫付的领导。
我说,亲属的吃住费用,将来总归有人掏。让我们离开这里,住到哪里去呢空战极限。等尸检报告出来,事情有了眉目,该我签的字我一定会签。
对我们家属食宿费用问题,校区领导说学校有规定,超过一定额度学校不便再继续提供,这个我们理解。但是陈布达,我把自己优秀的孩子交给学校,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孩子命没了,给我的家庭造成无法挽回的灾难,整个家庭的一切希望与寄托都没了,现在案件尚无结果,于情于理,学校都应当为家属提供帮助刘先志。亲属往来奔波车船费等花销都是我拿的钱,家庭经济原本就十分困难,现在身上已经没钱了,住到哪里去呢。我给校区领导写了书面意见。
7月7 日,宾馆服务台通知我,说学校昨晚已电话通知总台,从7日中午开始,我们亲属吃住费用都得自己掏钱,学校不再承担。这事给我当头一闷棍,这就是校方对我们书面回复做出的应答?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了。我们亲属来珠海处理孩子后事,尸检报告没出来,案件没有任何结果,孩子还在殡仪馆里躺着,离开酒店,我们去哪里呢?要是北方,我们晚上随便找个屋檐下就能过夜,但珠海天热蚊虫多,阴雨不断,怎么过,一家人总不能睡到马路上去吗?
校区领导让我们找派出所,找酒馆去。说实话,我也想找酒馆老板,不管怎样,先给一点钱,让我们亲属有个住处。回老家去,路途遥远,往返一趟一个人交通费就是近4000元,特区食宿价格又贵。但酒馆老板情况我们一点都不知道,连姓什么都不清楚,去哪里找呢?我人心如刀割,泪如雨飞。
无奈之中,我们找派出所,派出所说他们只负责案件侦察,让我去找学校。我也想找酒吧老板,却没有人告我们老板姓什么。我们被当作皮球踢来踢去,明知是白跑一趟,但也得跑。顶着酷暑,在珠海的大街小巷里一趟趟跑。儿子被害,案件没有任何结果,我心里一片迷茫,不知该找谁去?谁会体谅我们一家人痛彻肺腑的悲伤与无奈?
女儿曾经自豪地给同事说:“我弟弟在中山大学上学,人品、文章都好。”因为耀栋弟弟是她的荣耀和自豪。
我曾经对女儿说:“我们老了,你将来要依靠弟弟耀栋,想不明白的事情要请教他! ” 这个儿子曾经让我们那么放心。
我也曾经给儿子说过:“我们老了,将来你们姐弟要相依为命,对姐姐要尊敬,你脑子好,肯吃苦上进,有出息,将来日子过得肯定好,必要时要帮助姐姐!可不能让她受苦!”可是,现在这一切都落空了。
2011年儿子耀栋正上初中 ,在1300多名同级学生中,儿子一直名列前十几名,母亲和我们兄弟都很为他高兴。那年国庆节,我陪母亲到广州三弟家散心,实际上是一趟小旅行。三弟和母亲特意要我带上儿子耀栋怒婚,说让孩子见识见识沿海的发展星辰武神。珠海的野狸岛、渔女景点儿子跟着我们都来过。那年,他13岁。
去年(2016年)他高考志愿已报了四川大学和南开大学,最后一小时因我的鼓励而改报了中山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上线录取后,全家上下都为儿子高兴和自豪。8月25日,我和妻子满心欢喜,陪着他来珠海校区报到时胡雅菁,我们又一起逛了这些景点,还去了拱北口岸,虽然是夜间。
7月21日,下午,中山大学珠海校区与我们联系的老师打来电话,说尸检报告最近一两天可能就出来了,广州校区领导可能这一两天来珠海校区与我们衔接,意思让我们请律师。中山大学珠海校区把我们赶出宾馆半个月了,吃住都成了大问题,我哪里有钱请律师呢。
1个多月没见到我,八十一岁的老母亲急得四处找我,不知道我去了哪里,担心我出问题,深夜24点逼着老家侄儿给我打电话,一定要听到我的声音。我强忍泪水,将手机放远,撒谎说自己在外边培训,匆匆说了两句就赶紧挂了,怕老母亲听出问题。老母亲不知道她最放心最疼爱的孙子已经没了。
听说尸检报告快出来了,侄子外甥等8人从几千里外纷纷飞来,希望把孩子后事办理了。
下午去派出所问尸检结果,派出所一名副所长说,他问一问。然后,说“下周一二吧,下周一二再来。”
没想到,这一等,又是半个多月啊。
8月3日下午,尸检结果终于出来:“急性酒精中毒死亡”!从6月21日尸检后苦苦等待,在悲苦里苦苦挣扎了整整42天,这就是我们等了42天的尸体解剖报告。
就在上午,我与派出所交涉,我悲愤地说:犯罪嫌疑人姓什么,叫什么名字,现在能不能说一下?不方便说电话,名字总可以说吧骊歌吉他谱?
但是,没人告诉我们。直到第二天,与犯罪嫌疑人开始民事赔偿调解时,我才知道害死我儿子的酒馆老板叫黄某某,就是这个区的本地人。
在街道办司法所调解中,黄某某与他父亲说酒吧转让给别人才给了10万元。只能给我们10万元。从8月4 日到今天,一个多月又过去,犯罪嫌疑人胡搅蛮缠,毫无诚意,不愿民事赔偿,反说自己是受害者。
尸检等了42天,我天真地想着尸检结果出来,一切问题就能妥善解决。然而,犯罪嫌疑人黄某某以与我们进行民事赔偿协调为幌子,耍无赖,拖时间,尸检结果出来又能怎么样呢?我们人生地不熟,无依无靠自己掏钱天真地在这里等待,要等到何年何月?
派出所6月19日对黄某某害死中山大学学生王XX案件,以“过失致人死亡”作为刑事案件立案侦察,执行的强制措施是“取保后审”。案件还没有任何结果,犯罪嫌疑人己到工商局注销了名下的店面,在九十音乐酒馆贴出 “旺铺招租”广告,并很快将店面转让了出去,店名又恢复了“九十音乐酒馆”案发时的名字,在另一个人名下正常营业了。
我在心里一次次追问,犯罪嫌疑人无视他人生命、毫无悔罪之心的嚣张是谁给的?这个原本并不复杂的案件为何迟迟拖着?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犯罪嫌疑人害死我儿子至今80天了,尸检报告未出来之前,派出所不给我们提供犯罪嫌疑人的任何信息,我的儿子被害死,没人来安慰过我们,我们苦熬两个多月,吃住车船费用等花费了近20万元,连个吃住之处都没有。犯罪嫌疑人不出面,他的亲戚朋友不出面,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犯罪嫌疑人出面了,至今我们还是一分钱的慰问也没有,我们的困难还是没有人过问,我的儿子被人害死,我就这样债台高筑等案子结果,他们仗谁的势?是谁让犯罪嫌疑人黄某某如此冷漠、如此无法无天?
我的儿子王XX,虽然是西北穷地方的青年,但他是考进国家重点大学中山大学2016级中文系的学生,是国家正在培养的人才,他正值青春美好年华就这样被害珠海,躺在冰冷的殡仪馆无人问津,有谁知道我们亲属在珠海遭遇如此悲催的磨难?法制中国,谁能给我们受害亲属和被害的儿子一个公道??
看完这个,小编心里也不禁难受至极,孩子在外上大学,却遭受到如此横祸,到底是因为孩子的不自知?还是人心的冷漠?还是社会的不?潍坊中学贴吧或许为学子死亡还有另外隐情,但我们希望相关责任人能够负担相应责任,还这位苦命的父亲一个安慰。
▍内容来源:新浪微博 妙吉祥友

进【近4000单身发帖】
浏览 : 3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