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漫游枪手觉醒小说《夜上海之修罗魅影》(32)-电影原生小说 In 全部文章 @2019年06月01日

小说《夜上海之修罗魅影》(32)-电影原生小说


第三十二章 知道真相(一)
何西辰离开后,迅速查看了下帮众的伤势,果真如潘雪萤说言,大家只是受了伤,晕了过去绝代疯少。看来潘雪萤也并不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何西辰叫醒了晕过去的兄弟,让他们重伤的赶紧去医治,自己则将伤口稍微处理了一下,便转身去了老刘那里。
老刘正在收摊准备回家,看见何西辰气喘吁吁地跑来,这肩头还负了伤,看来刚才同厉害角色交手了一番。老刘赶紧看看四周,发现没有什么人,连忙问道:“怎么啦?和韦天交手了?解决掉没?”
“没……”何西辰喘了两口气,缓了下,继续说道,“韦天刚摸到个行踪,只知道了他的藏身之处……没想到卡那瓦罗,还没等到他出现,兄弟们就都受伤了僵尸夜总会。”
“这怎么回事?”老刘惊奇地问道,难不成韦天还有高手相助?
“我们跟踪韦天到了他的住所,本来准备叫齐了人埋伏在附近的各个巷口,等夜深了冲进去干掉他……”何西辰一字一句地说道。
“然后呢?”
“你猜怎么着?修罗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偷袭了我们,当我发现的时候,我们的弟兄们都已经被放倒了。”何西辰依旧有些喘气,他一脸懊恼地摇了摇头。
“修罗?修罗不是……死了么?这怎么回事?”一旁的老刘算是听糊涂了,这“高手”怎么也不会想到是修罗啊!
“很显然啊!那晚死的并不是修罗,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被修罗干掉了还背了这么大个名分……我觉得很可能是三痴其他的徒弟……修罗这举动明显是掩人耳目,想要隐藏什么,我也不清楚她到底想干什么……不过,”何西辰喘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老刘科韵路地陷,你可知修罗的真正身份?”
“是谁?”
“大东亚饭店的台柱——潘雪萤。”何西辰压低声音说道。
“是她?不是……怎么会……但是话说回来桐姨,她为什么要帮韦天对付我们?”老刘惊诧不以,他惊讶的不光光是修罗的真实身份,更惊讶的是修罗与韦天竟然是一伙的!
“不知道……我看她的样子,应该并不清楚韦天这个人的真正面目……”何西辰说着,忽然想到白玉盒黄晋萱,“哦,对了!老刘,白玉盒现在就在潘雪萤手中。”
“在她那里?怪不得我派去的人没有在三痴那寻到……那怎么办?不如我们先杀了她了,再对付韦天?”老刘被突如其来的大量信息冲懵逼了,没想到一晚上发生了这么多事。
“暂时不用,情急之下我和潘雪萤讲了实情,虽然她一时半会还不能完全接受我的说辞,不过潘雪萤说如果韦天真是那样的人,她一定不会将白玉盒交给韦天。”何西辰摆了摆手,说道。
“她的话能相信吗?”老刘知道这潘雪萤就是修罗后,便觉得这个女人毕竟是个杀手,江湖上的人,真真假假可拿不清楚。
“应该能。”何西辰脑中闪烁着潘雪萤听到真相时惊愕的神情,又想到潘雪萤前后放过自己的爱人和弟兄,回答道,“她很震惊,而且,潘雪萤这个人和一般的杀手不一样。”
“那我们后面怎么办?”老刘半信半疑地问道,这会他也没啥主意了燕赤凤。
“我也不知道,”何西辰沉默了几秒钟,抬起头看着天空,“希望潘雪萤能相信我的话,她现在是我们现在唯一的突破口。”
“唉,早点回去休息吧,也只能见机行事了。”老刘叹了口气,“韦天现在搭上了日本人,他清楚我们的底细,今天交易的事他肯定会想到是我们,我劝你暂时不要去工部局上班了,先躲几天,李格嘉也不要见面了,以免殃及人家。”
“嗯,我知道。”说完,何西辰告别老刘,转身离开。老刘也无奈的摇摇头,收拾好摊位,将一天的收入收进钱袋,推着摊位车朝自己的住处走去。
生逢乱世,外有列强欺压,内有军阀当道,尽管此时的上海是十里洋场、繁华都市,郑斯仁但普通百姓生活于此,却是苦不堪言。老刘心里更是有说不出的苦闷,名单已经落在了日本人手里,解密方法还不在自己人掌控中,一旦名单泄露,对自己和整个斧头帮都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老刘走着走着,路过一个巷口,忽然一个硬物抵住了他的后腰。
“刘灿,好久不见啦,怎么改行摆起面摊来了?”一个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老刘毕竟是老江湖,知道抵着自己的是一把手枪,因此并没有轻举妄动,但是听到声音,他立刻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天造地设造句。
“哼,当年你为了巴结军阀,出卖我们那么多兄弟,你还敢回来?”老刘说着,慢慢转过身来,语气中充满了愤怒。
“弱肉强食,你们不会明白的。我不想跟你废话,快把白玉盒交出来!”看来这位客人不仅不请自来,而且目的性非常的强。
“你认为我会把白玉盒交给你这种卑鄙小人吗?”老刘愤愤地说道。
“我卑鄙?你们以为自己很高尚吗?”此时月亮渐渐从云后爬出,撒下光芒,这个人的脸也慢慢从黑暗中显现出来,只见一张冷酷的双眼直直地盯着老刘,不是韦天是谁。
韦天眉头一皱:“你们为了引出我,故意送信给我的合作者,让我去交易,骗出我的行踪,这就不卑鄙吗?”
“你知道了?”
“哼!让我受合作者猜忌朴健泰,进退两难,同时还知道白玉盒的秘密的人,我想来想去,只有你们!”韦天瞪大双眼,狠狠地说道:“本来准备去找何西辰,不想却碰到了你,算你倒霉了。”
“你说的合作者指的就是日本人?”老刘情绪激动,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卖国贼!”
“哼,在这乱世中,试问哪个人不想好好的活下去?谁想活得如同一只蝼蚁一般任人践踏?谁能给我权利和地位,谁就是我的合作者!”韦天怒道,“刘灿牛东文微博,既然被我撞上了,就给我老实点!识相的马上告诉我白玉盒在哪,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你这么想要白玉盒吗?我告诉你在哪。”老刘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白玉盒啊,就在你身边,只是你永远都得不到它!哈哈哈!”说着,老刘盯着韦天的双眼狂笑起来。
韦天一惊,不解老刘的意思,手也下意识地抽动了一下,枪口偏移了位置嫁给袁朗。老刘抓住这个机会,立刻从围兜下抽出一把手枪。
韦天猛地一惊张益宁,也许是太过于着急,他本能地扣动了扳机,“嘭”的一声枪响,老刘胸口血花一绽,应声倒地。
看见老刘倒在地上不住地流着血,韦天立刻慌了神,此刻他其实并没想这么杀掉老刘,至少还没从老刘口中得到白玉盒的下落。
老刘躺在地上,对着韦天绝望地笑着,这笑容着实令韦天心里发毛。韦天拉着老刘的衣领,拼命地摇晃着老刘:“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哈哈哈!就在你身边,就在你身边……”老刘笑地越发癫狂,断断续续重复了几次这句话,可是就是不告诉韦天到底是什么意思,漫游枪手觉醒接着便没了气息。
韦天重重地将老刘的尸体摔在地上,连续朝着死去的老刘开了数枪,疯了似得怒吼道:“我问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韦天的怒吼划破了黑夜的宁静,但任凭他如何发泄,老刘也都不会应声了。
“陈拓宇啊!”韦天仰天怒号一声,接着低下头来,瞬间又恢复了冷酷凶狠的模样。
“何西辰,下一个就是你!”韦天心里想着,离开了老刘倒下的巷口,任由地上一动不动老刘的鲜血慢慢染红了街道……
随着韦天的离开,一阵秋风吹起,不禁带来一丝凉意,一片落叶仿佛应了秋风的到来,从树梢缓缓一跃,慢慢翻转着飘落,静静落在了老刘的脸上,遮住了老刘至死都挣得大大的双眼。
是啊,这可是树叶败落的季节……

浏览 : 3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