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演员白静广播0169:抹茶与鳄梨-空白的鸟 In 全部文章 @2019年04月21日

广播0169:抹茶与鳄梨-空白的鸟

E S S A Y
假期总算是圆了自己做抹茶的梦,在网上狠心花了一些钱买了不错的抹茶粉和工具,茶碗茶筅之类黑卡6小时,喝的时候不在桌子上放别的东西,就暂时静坐一会。茶筅做得有点精致小红宝,竹身结构很有意思。
在搅拌的过程里可以暂时假装一些事情不存在。比如中国贫富差距,美国贸易战争,央美设计学院和蔼的院长,北极圈步履不停的北极熊。其实没怎么开空调,但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啊,茶好了。
并没有放别的东西,没有放糖或者牛奶,不想弄。喝完了才继续做事情,比如继续翻《苏菲的世界》。这几天一直在看这本书,现在刚看到“鸡和鸡的‘观念’何者先有”。
回想起整个大一,就没有喝过一杯令我真正满意的抹茶或者抹茶拿铁。柏拉图觉得每一匹马每一只猪的背后都有一个“理型马”“理型猪”,看来我还没有遇到“理型抹茶”,不如自己来做算了。
是时候回复微信的信息了,我看看都有些什么……“清粉勿回复”“能推荐一本设计方面的书吗,我想试试走设计…”“这Skr啥”“明天一起去图腾吧”“【美团外卖】第8个领取的人红包最大!”………
还是继续喝茶吧…
想起来,因为微信的缘故,假期时常忘记自己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孟祥星。

除了抹茶之外的一个爱好就是鳄梨。
或者换个词叫牛油果算了,不过个人很喜欢“鳄梨”这个名字。一方面是因为摸的质感会让我想到鳄鱼,虽然我压根就没有摸过鳄鱼的皮。另一方面是因为高中的时候看的一本书了。
就是村上春树的那本《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现在居然对这个书没有多少印象了,本来高中的时候就是一边喝廉价速溶咖啡一边看的这本书。不过对“难挑的鳄梨”倒是一直印象深刻……唔,也不是那么深刻了。
顺便翻一翻看看吧。前几天的时候吃鳄梨时想起了这件事,找到书读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鳄梨的问题就在于无论是端详还是触摸,从外观上都弄不明白它究竟是能吃了暗黑巫师传,还是不能吃。满心以为“已经好了吧”g7043,可拿刀一切,却还坚硬无比;觉得“大概还不行”便搁在一边,谁知里边已经烂成糊状了。迄今为止,我糟蹋了多少鳄梨,真可惜!
以往倒是没有糟蹋鳄梨的记忆过,可能是运气不错吧……哎呀科马洛夫,倒是发现了一个以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拿刀一切”,我一般都是剥皮慢慢吃的,不过拿刀切能切动里面的果核吗?有些怀疑啊。挑一个试试手看看吧。
这一切就吓一大跳,一分为二本身花不了什么力气田大榜,不过看着切开的两个横截面真是有点恶心了。一些很小很小的灰色斑点分散在果核附近一片,有即将烂成糊状的趋势妙不可言造句。不过靠近果皮外层的那部分倒还是绿油油的很舒服。
这是我用此前的吃法很难发现的事情。
果子有点坏掉的地方有些靠里,而每次我把鳄梨剥皮之后看见的都是最外面的完美的绿色。现在想起来顿感过去的自己愚蠢,这世上哪有完美的鳄梨。
那之后又切了一个,还是差不多的内部状况,但是没有吃下的欲望了。仅仅只是换了一个打开方式而已,没想到缺点就这么清晰直观地暴露了出来。当初吃的时候因为不易察觉这些东西,所以吃的时候也没有什么顾虑。
现在回不去啦。

可能就像认识人一样,去超市挑鳄梨(第一印象),剥皮(初步了解),吃掉他(逐渐深入了解),最后只剩一个核啦。
其实核里面还是有内容的,但确实不好弄开了,所以就此作罢祖弼,毕竟每个人都有他内心深处的部分。
但是你如果一上来就直接把鳄梨一刀切不就不好玩了嘛……太可恶了。
……想起很久之前看福尔摩斯的电影,福尔摩斯用读心术一下子把一个女士给分析完了,那个女士一开始可能还只是单纯对他有些好感,殷祝平这下一下子就把一满杯红酒洒在福尔摩斯身上,生气地离开了。演员白静直到现在我都对“读心术”有种莫名的恐惧与好奇,你怎么可以比我还了解我呢?
记得那个福尔摩斯长得很像钢铁侠。
今天就说到这里吧武小琛。最后以《难挑的鳄梨》里的一段话作为结尾魏伶优。
世上有许许多多难事。比如说从学艺大学前到新木场去武御九天,坐地铁如何换乘才能最快抵达?这也是难度很高的问题。
不过我个人觉得,世界上最大的难题,恐怕就是预言鳄梨的成熟期了。甚至应该让全世界最优秀的学者齐聚一堂,搞个“鳄梨成熟期预测智库”。没人给我成立个这样的智库吗?大概不会有吧…
(真想把这个人塞到是枝裕和的电影里去)
(晚安)

F M

今天的音乐是《平均は左右逆の期待》。
平均は左右逆の期待
Ogre You Asshole
浏览 : 34
上一篇: 下一篇: